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黄教主“都听我的”惹众怒 细数吐槽文化背后的投资生意经

2019-08-31 点击:1490

  融资中国2019.8.21我要分享

  

  导 读

  新媒体技术不断革新,传播平台兴盛,使传播者和受众实现双向互动的网络媒体如天涯、豆瓣等网站论坛成为全民吐槽的滋生地,从而使媒介和受众在吐槽的过程中实现双赢的局面。

  作者 | 苗弋

  刚在《烈火英雄》里刷了一波好感的黄晓明,在《中餐厅3》里再次上演霸道总裁:“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你们不要闹了”“都听我的”,已经成了著名“明学”教材,网友将这些做成了表情包并整理了“明言明语”,全网一片吐槽。连带着这档慢综艺的收视率也跟着直冲同时段节目收视率第一。第四期播出前一天,明学的热度拿到了顶峰,化用黄晓明语录的行为促成了一场网络狂欢,对于他本人的喜恶却成为了次要的讨论内容。黄晓明团队也想要抓住这次机会扭转舆论,在个人微博使用明学的梗来自嘲,但偏偏差了一步。

  

  有网友指出节目中出现多次音画不同步,有后期配音的嫌疑。比如黄晓明让主厨休息的时候,声音是正常的,而之前他与主厨聊天时声音其实是沙哑的。再比如黄晓明制作蜂蜜柠檬水时容器意外漏水,多次出现他的声音“我的错我的错”,然而画面中他的嘴巴并没有动过,仅仅是节目组通过定格的画面一阵一阵以画外音的方式呈现,显然是剪辑过。让明学家认为,这是节目组通过后期配音和剪辑为黄晓明“洗白”,在明学发源地豆瓣鹅组和微博对他大加挞伐。如今,吐槽已经成为最为活跃的网络行为和流行的生活方式。

  吐槽文化的兴起

  在中国的主流电视文化版图中,一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缺憾,那就是脱口秀、尤其是喜剧脱口秀类型极度匮乏和欠缺。或许由于我们的传统文化不鼓励“出格”的表达,或许由于我们的观众长期以来有着比“幽默感”更加紧迫的精神需求。20年前崔永元的《实话实说》开风气之先,却最终因“水土不服”而落得昙花一现的结局。从那开始,中国人的娱乐生活便由影视剧和综艺节目交替主导,个性化的、犀利的、以幽默为介质阐释生活内涵的表达类节目在主流平台上几乎绝迹,只在地方频道的方言节目序列中仍有一层稀薄的土壤。但网络视听行业的崛起补上了传统电视文化的这一短板。互联网推崇个性、鼓励表达,且在话语上有更加宽容的空间,因而成为类脱口秀节目——尤其是以个体为单位、表演者与观众群均高度年轻化的“吐槽”形式的喜剧脱口秀节目,成为一股令人不容小觑的文化力量。大约以Papi酱的走红为代表,吐槽开始成为年轻人的一种常态化的网络生存方式:通过观看别人吐槽和自己实践吐槽,获得了观念交流的快感,也满足了自我表达的欲望。新媒体技术不断革新,传播平台兴盛,使传播者和受众实现双向互动的网络媒体如天涯、豆瓣等网站论坛成为全民吐槽的滋生地,从而使媒介和受众在吐槽的过程中实现双赢的局面。媒介事件因为吐槽获得关注,帮助媒介获得点击率和收视率。同时,受众因为网络的匿名吐槽获得精神娱乐和情绪发泄。网络空间成为吸引更多受众的公共空间,受众通过吐槽相互回应、打成一片,获得共同的“集体归属感”。有理由相信,以腾讯视频《吐槽大会》第一季在2017年的大火为标志,中国的喜剧脱口秀节目即将如此前的网络剧和其他网络综艺一样,成为中国互联网文化新的产业增长点,在2018年焕发勃勃生机。

  脱口秀类综艺受热捧

  老题材玩出新花样是综艺节目类型比较创新的独到切口,从模式的转变到内容的多元,传统节目得以重新焕发生机,甚至获得了更好的发展,比如以《奇葩说》《火星情报局》《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为代表的网络脱口秀节目再近两年迎来高峰,给整个视频行业带来新景象。据统计,在2017年TOP300综艺节目中,谈话/脱口秀类综艺节目排名第一。

  

  在制播分离的潮流趋势下,传统综艺制作公司和新兴网综制作公司成为业内的重要角色,针对不同的人群和播放平台,两类公司在制作思路和内容特点上均存在较大的不同。而营销公司,平台内部的制作团队以及直播平台分别掌握着不同的资源,可在综艺市场分一杯羹。在各类型制作公司中,以《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背后的灿星文化为主的传统综艺制作公司,团队成熟都高,制作能力强;《奇葩说》《饭局的诱惑》背后的米未,《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背后的笑果文化自由度高,更垂直细分。米未致力于互联网内容的生产平台建设和优质内容开发,凭自身强大的内容制作能力打造了现象级IP网综《奇葩说》。借助《奇葩说》的成功,米未展开多元化的产业链布局,推动IP产品的衍生发展,同时涉及艺人经纪、电商、付费音频和投资等多个产业。相较于其他传统类综艺制作节目,米未在播出平台、节目内容、广告植入上更有创新之处。在播出平台方面,传统谈话类综艺节目一般通过电视台与网络视频平台播放,米未覆盖了电视台与网络视频平台,平台互动性强,更能发挥谈话类节目优势;节目内容方面,传统节目多以主持人为核心,多依靠主持人或嘉宾个人观点,具备笑点或者传播知识,米未选择辩论模式,选手为核心,角度新颖且多维度,善从素人入手,搞笑与走心、理性与感性并存。由优酷与银河酷娱出品的《火星情报局》,节目宗旨是纵容一切新奇有趣的发现,以特工为单位,守护提案,舌战群儒,激活全民洞察潜能。2016年11月该节目荣登2016中国泛娱乐指数盛典“中国网生内容榜-网络节目榜top10”。《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均是由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的脱口秀节目。节目的创作团队笑果文化脱胎于王牌喜剧节目《今晚80后脱口秀》幕后团队。凭借强大的团队和精良的制作,《吐槽大会》成为现象级网综。节目上线四天播放量破亿,播放七天破2亿;总播放量达到13.8亿。其百度指数峰值达到了之高;百度收录相关新闻报道达篇,微信公众平台相关内容达9680篇。在社交网络上,节目微博话题的阅读总量超12.71亿,热播期间持续霸榜29次,互动量高达162万多,整体覆盖人群超10亿。《吐槽大会》开播七期,网上点播量达7亿多次,单期最高点播量过2亿。《吐槽大会》的本质是一场以喜剧脱口秀为表演形式的大型喜剧演出,邀嘉宾轮流以说段子的方式来互相调侃,传达“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而节目中“优雅的吐槽”,名为吐槽实为一种别致的交流方式,对于生活压力巨大的现代人,更不失为一种独特的解压方法。

  资本持续加持

  哪里有商机哪里就有资本,在吐槽类代表制作公司背后,包括红杉资本、创新工场、真格基金、华兴资本等在内的巨头资本早有布局,此外,一些细分垂直类基金也重金加码。根据2018政府工作报告,过去五年,中国文化产业年均增速超过13%,几乎是GDP年均增速的两倍。这使得“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的目标成为了现实。所以,在以党中央文化强国战略顶层设计和总体架构基本确立的基础之下,整个文娱行业的发展也逐步纳入到全国“一盘棋”的工作格局之中,进一步走向科学化和规范化的发展轨道。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影视综内容投资价值研究报告》报告,中国影视综艺投资2018Q4出现行业底部反转迹象。从政策端来看,2018Q4以来,影视综行业频现政策转好信号,资金端鼓励文化企业进一步与金融资本有效对接;渠道端进一步下沉;行业突出问题进入解决收尾过程,暗示行业底部反转迹象。其次,在资本层面,对文化传媒赛道上市企业基金持仓比例Q4环比上涨0.08%,同时对影视子赛道的持仓占比亦稳中有升。而基金持仓占比的上升则意味着资本对本市场板块的预期上调。以《奇葩说》为首的米未背后,有红杉资本中国、创新工场、真格基金、娱乐工场、盛世华韵、华兴资本。

  

  米未历次融资(来源:天眼查)以《火星情报局》为主的银河酷娱背后,有云锋基金、合一集团、洪泰基金、创时信和。

  

  银河酷娱历次融资(来源:天眼查)《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背后的笑果文化,游族网络从天使轮开始到A+轮,连续参与其四轮融资,普思资本、天图资本、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南山资本等均多次跟投。

  

  笑果文化历次融资(来源:天眼查)

  媒体合作:010-

  商务合作:010-

  如需转载请点击标题栏原创转载,

  加入开白群后联系开白名单~

  

  

  母基金失血2019:认购金额拦腰砍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收藏举报投诉

  

  导 读

  新媒体技术不断革新,传播平台兴盛,使传播者和受众实现双向互动的网络媒体如天涯、豆瓣等网站论坛成为全民吐槽的滋生地,从而使媒介和受众在吐槽的过程中实现双赢的局面。

  作者 | 苗弋

  刚在《烈火英雄》里刷了一波好感的黄晓明,在《中餐厅3》里再次上演霸道总裁:“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你们不要闹了”“都听我的”,已经成了著名“明学”教材,网友将这些做成了表情包并整理了“明言明语”,全网一片吐槽。连带着这档慢综艺的收视率也跟着直冲同时段节目收视率第一。第四期播出前一天,明学的热度拿到了顶峰,化用黄晓明语录的行为促成了一场网络狂欢,对于他本人的喜恶却成为了次要的讨论内容。黄晓明团队也想要抓住这次机会扭转舆论,在个人微博使用明学的梗来自嘲,但偏偏差了一步。

  

  有网友指出节目中出现多次音画不同步,有后期配音的嫌疑。比如黄晓明让主厨休息的时候,声音是正常的,而之前他与主厨聊天时声音其实是沙哑的。再比如黄晓明制作蜂蜜柠檬水时容器意外漏水,多次出现他的声音“我的错我的错”,然而画面中他的嘴巴并没有动过,仅仅是节目组通过定格的画面一阵一阵以画外音的方式呈现,显然是剪辑过。让明学家认为,这是节目组通过后期配音和剪辑为黄晓明“洗白”,在明学发源地豆瓣鹅组和微博对他大加挞伐。如今,吐槽已经成为最为活跃的网络行为和流行的生活方式。

  吐槽文化的兴起

  在中国的主流电视文化版图中,一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缺憾,那就是脱口秀、尤其是喜剧脱口秀类型极度匮乏和欠缺。或许由于我们的传统文化不鼓励“出格”的表达,或许由于我们的观众长期以来有着比“幽默感”更加紧迫的精神需求。20年前崔永元的《实话实说》开风气之先,却最终因“水土不服”而落得昙花一现的结局。从那开始,中国人的娱乐生活便由影视剧和综艺节目交替主导,个性化的、犀利的、以幽默为介质阐释生活内涵的表达类节目在主流平台上几乎绝迹,只在地方频道的方言节目序列中仍有一层稀薄的土壤。但网络视听行业的崛起补上了传统电视文化的这一短板。互联网推崇个性、鼓励表达,且在话语上有更加宽容的空间,因而成为类脱口秀节目——尤其是以个体为单位、表演者与观众群均高度年轻化的“吐槽”形式的喜剧脱口秀节目,成为一股令人不容小觑的文化力量。大约以Papi酱的走红为代表,吐槽开始成为年轻人的一种常态化的网络生存方式:通过观看别人吐槽和自己实践吐槽,获得了观念交流的快感,也满足了自我表达的欲望。新媒体技术不断革新,传播平台兴盛,使传播者和受众实现双向互动的网络媒体如天涯、豆瓣等网站论坛成为全民吐槽的滋生地,从而使媒介和受众在吐槽的过程中实现双赢的局面。媒介事件因为吐槽获得关注,帮助媒介获得点击率和收视率。同时,受众因为网络的匿名吐槽获得精神娱乐和情绪发泄。网络空间成为吸引更多受众的公共空间,受众通过吐槽相互回应、打成一片,获得共同的“集体归属感”。有理由相信,以腾讯视频《吐槽大会》第一季在2017年的大火为标志,中国的喜剧脱口秀节目即将如此前的网络剧和其他网络综艺一样,成为中国互联网文化新的产业增长点,在2018年焕发勃勃生机。

  脱口秀类综艺受热捧

  老题材玩出新花样是综艺节目类型比较创新的独到切口,从模式的转变到内容的多元,传统节目得以重新焕发生机,甚至获得了更好的发展,比如以《奇葩说》《火星情报局》《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为代表的网络脱口秀节目再近两年迎来高峰,给整个视频行业带来新景象。据统计,在2017年TOP300综艺节目中,谈话/脱口秀类综艺节目排名第一。

  

  在制播分离的潮流趋势下,传统综艺制作公司和新兴网综制作公司成为业内的重要角色,针对不同的人群和播放平台,两类公司在制作思路和内容特点上均存在较大的不同。而营销公司,平台内部的制作团队以及直播平台分别掌握着不同的资源,可在综艺市场分一杯羹。在各类型制作公司中,以《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背后的灿星文化为主的传统综艺制作公司,团队成熟都高,制作能力强;《奇葩说》《饭局的诱惑》背后的米未,《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背后的笑果文化自由度高,更垂直细分。米未致力于互联网内容的生产平台建设和优质内容开发,凭自身强大的内容制作能力打造了现象级IP网综《奇葩说》。借助《奇葩说》的成功,米未展开多元化的产业链布局,推动IP产品的衍生发展,同时涉及艺人经纪、电商、付费音频和投资等多个产业。相较于其他传统类综艺制作节目,米未在播出平台、节目内容、广告植入上更有创新之处。在播出平台方面,传统谈话类综艺节目一般通过电视台与网络视频平台播放,米未覆盖了电视台与网络视频平台,平台互动性强,更能发挥谈话类节目优势;节目内容方面,传统节目多以主持人为核心,多依靠主持人或嘉宾个人观点,具备笑点或者传播知识,米未选择辩论模式,选手为核心,角度新颖且多维度,善从素人入手,搞笑与走心、理性与感性并存。由优酷与银河酷娱出品的《火星情报局》,节目宗旨是纵容一切新奇有趣的发现,以特工为单位,守护提案,舌战群儒,激活全民洞察潜能。2016年11月该节目荣登2016中国泛娱乐指数盛典“中国网生内容榜-网络节目榜top10”。《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均是由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的脱口秀节目。节目的创作团队笑果文化脱胎于王牌喜剧节目《今晚80后脱口秀》幕后团队。凭借强大的团队和精良的制作,《吐槽大会》成为现象级网综。节目上线四天播放量破亿,播放七天破2亿;总播放量达到13.8亿。其百度指数峰值达到了之高;百度收录相关新闻报道达篇,微信公众平台相关内容达9680篇。在社交网络上,节目微博话题的阅读总量超12.71亿,热播期间持续霸榜29次,互动量高达162万多,整体覆盖人群超10亿。《吐槽大会》开播七期,网上点播量达7亿多次,单期最高点播量过2亿。《吐槽大会》的本质是一场以喜剧脱口秀为表演形式的大型喜剧演出,邀嘉宾轮流以说段子的方式来互相调侃,传达“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而节目中“优雅的吐槽”,名为吐槽实为一种别致的交流方式,对于生活压力巨大的现代人,更不失为一种独特的解压方法。

  资本持续加持

  哪里有商机哪里就有资本,在吐槽类代表制作公司背后,包括红杉资本、创新工场、真格基金、华兴资本等在内的巨头资本早有布局,此外,一些细分垂直类基金也重金加码。根据2018政府工作报告,过去五年,中国文化产业年均增速超过13%,几乎是GDP年均增速的两倍。这使得“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的目标成为了现实。所以,在以党中央文化强国战略顶层设计和总体架构基本确立的基础之下,整个文娱行业的发展也逐步纳入到全国“一盘棋”的工作格局之中,进一步走向科学化和规范化的发展轨道。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影视综内容投资价值研究报告》报告,中国影视综艺投资2018Q4出现行业底部反转迹象。从政策端来看,2018Q4以来,影视综行业频现政策转好信号,资金端鼓励文化企业进一步与金融资本有效对接;渠道端进一步下沉;行业突出问题进入解决收尾过程,暗示行业底部反转迹象。其次,在资本层面,对文化传媒赛道上市企业基金持仓比例Q4环比上涨0.08%,同时对影视子赛道的持仓占比亦稳中有升。而基金持仓占比的上升则意味着资本对本市场板块的预期上调。以《奇葩说》为首的米未背后,有红杉资本中国、创新工场、真格基金、娱乐工场、盛世华韵、华兴资本。

  

  米未历次融资(来源:天眼查)以《火星情报局》为主的银河酷娱背后,有云锋基金、合一集团、洪泰基金、创时信和。

  

  银河酷娱历次融资(来源:天眼查)《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背后的笑果文化,游族网络从天使轮开始到A+轮,连续参与其四轮融资,普思资本、天图资本、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南山资本等均多次跟投。

  

  笑果文化历次融资(来源:天眼查)

  媒体合作:010-

  商务合作:010-

  如需转载请点击标题栏原创转载,

  加入开白群后联系开白名单~

  

  

  母基金失血2019:认购金额拦腰砍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bbin官网注册 版权所有© www.dongfangchuanbo.com 技术支持:bbin官网注册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