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公主病死,皇帝诛杀医官、收捕300余人,公主生前死后状况如何

2019-09-05 点击:1853

  作者:史遇春

  大中十三年(公元859年),唐宣宗李忱(初名李怡)因服食长生不死之药而中毒,遂驾崩于长安大明宫;在位13年,享年50岁。

  生前,唐宣宗喜欢第四子夔王李滋,欲立其为皇太子;但是,郓王李温(即李漼)为长子,又没有理由废弃;故而,储宫备位人选,久悬不决。

  唐宣宗死后,左神策护军中尉宦官王宗实、副使丌元实矫诏,立皇长子李温为皇太子,由其监国;次年(公元860年)二月,安葬唐宣宗;十一月,改元咸通,是为唐懿宗。

  在郓王府邸时,郭氏即入侍李温。

  当时,唐宣宗非常忌讳谈论册立太子之事。李温身为长子,居住在外,其内心常生忧惴。

  这种状况下,郭氏一直护侍李温左右,慰安其起居。

  唐宣宗大中三年(公元849年)七月三日,郭氏为李温生下一女。此女长到本该能够说话的年纪之后,却一直不曾开口说话。忽然有一天,她开口说是:

  “得活。”

  李温为之十分惊异。

  不久之后,迎接李温即位的仪仗便来到了王府门前。

  因此,此女被其父李温视为福星。

  等到李温即位之后,先进郭氏为美人;后来,又晋郭氏为淑妃。

  郭氏所产之女,后来也被李温封为同昌公主。

  唐懿宗咸通九年(公元868年)二月二日,同昌公主下嫁韦保衡。

  韦保衡於咸通五年(公元864年)登进士第,多次拜官,后为起居郎。

  同昌公主出嫁之时,所赐的宅邸在长安广化里。

  公主下嫁,唐懿宗除赐钱五百万贯之外,还罄尽内库的珍宝,以充实公主的宅邸。

  话说,同昌公主的房栊户牖,全都用各种珍宝装饰;井栏、药臼、食柜、水槽、铛釜、盆瓮等物皆用金银制作;笊篱、箕筐等物采用缕金工艺制成;床还制作水晶、火齐、琉璃、玳瑁等,全都以金龟、银堑作为支撑;日用器具,多用五色彩玉雕琢;圆案乃是集合百宝制成;还赏赐金麦、银粟等共计有数斛之多。公主堂中所设的连珠帐,用珍珠串联而成;还有抵御寒气帘子,有点像是玳瑁的斑纹,上面有紫色,据说,这是用所谓“却寒之鸟”的骨头做成的。还有鹧鸪枕,翡翠匣,神丝绣被:鹧鸪枕,是用七宝合成鹧鸪;翡翠匣,是用翡翠毛羽制成的;神丝绣被,上有三千鸳鸯,还穿插以奇花异叶。

  诸如此类,其奢华可以无限想象,不便一一描述。

  咸通十年(公元869年)春,正月初五日,以右拾遗韦保衡为银青光禄大夫、守起居郎。

  咸通十一年(公元870年)八月二十九日,同昌公主薨逝,追赠为卫国公主,谥文懿。故而,同昌公主又被称作卫国文懿公主。

  唐懿宗对同昌公主疼爱异常。公主死后,唐懿宗极其悲痛。因为公主之死,唐懿宗怪罪医待诏韩宗绍等人,他认为医待诏对公主的治疗和用药没有达到救命的效果。于是,他便命令将诏韩宗绍等人处死,随即,又命令收押逮捕韩宗绍等人的亲戚宗族300多人,并将这些人囚系在京兆府。

  对于唐懿宗的做法,时任宰相的刘瞻先是晓喻谏官,希望谏官就此事劝谏皇帝。但是,谏官都迟疑不动、模棱两可,没有人敢于出声发言。无奈,刘瞻只能自己上疏坚决争辩。

  刘瞻在上疏中说是:

  “修短之期,人之定分。昨公主有疾,深轸圣慈。宗绍等诊疗之时,惟求疾愈,备施方术,非不尽心,而祸福难移,竟成差跌,原其情状,亦可哀矜。而械系老幼三百余人,物议沸腾,道路嗟叹。奈何以达理知命之君,涉肆暴不明之谤!盖由安不虑危,忿不思难之故也。伏愿少回圣虑,宽释系者。”

  刘瞻的上疏,大约是说:

  人的寿命,有长有短,这都是上天注定的。公主生病时,皇上非常关心,医官韩宗绍等也是尽心尽力。但是,祸福之事,原本就是难以左右的。最终,公主还是亡故。不过,就公主的救治过程看,医官们的所作所为都还是情有可原的。如今,陛下又械系了300多人,导致物议沸腾、道路嗟叹。陛下作为达理知命的明君,为何要自取肆暴不明的谤议呢?

  看完刘瞻的上疏之后,唐懿宗非常不悦。

  随后,宰相刘瞻又与京兆尹温璋极力劝谏唐懿宗宽大为怀。唐懿宗为之大怒,喝叱着将刘瞻与温璋赶出了朝堂。

  即日,唐懿宗便将刘瞻罢相,贬他为荆南节度使。

  同时,唐懿宗贬斥温璋为振州司马。

  为此,温璋感叹说:

  “生不逢时,死何足惜!”

  当天晚上,温璋喝药身亡。

  对于温璋的死去,唐懿宗仍然毫不客气,他还下敕,说是:

  “苟无蠹害,何至于斯!恶实贯盈,死有余责。宜令三日内且于城外权瘗,俟经恩宥,方许归葬,使中外快心,奸邪知惧。”

  唐懿宗说是:

  如果温璋不是因为自己做了残毒之事,他怎么至于喝药自杀;他就是恶贯满盈、死有余辜;并命令三天之内把他权且埋在城外,等到什么侍候恩准宽宥时,才可以允许他归葬故土;这样做,才能让朝廷内外的人心大快,这样做,才能使奸诈邪僻之人知道害怕和恐慌。

  公主死后,唐懿宗十分哀痛,他还自制挽歌之词,命令百官跟着唱和。等到公主庭祭之日,百司与内官,全都用金玉装饰车舆服玩,在韦氏的庭堂焚烧。韦氏家人争着收取焚烧不尽的灰烬,以便从中拣择金宝。待公主埋葬东郊时,唐懿宗与郭淑妃临御延兴门,还拿出内库珍藏、高达数尺的金玉驼马、凤凰、麒麟等,作为显贵的依仗。公主祭葬用品如衣服玩具等,全都和活人所用的没有两样。每件物品,都会抬一百二十架。当时,还用木材雕刻楼阁、宫殿、龙凤、花木、人畜等,多至无法计算。

  如此等等,繁华辉焕,送葬的队伍绵延二十余里。

  京城之中,士庶人等,停止工作生意,全都奔走观看公主的葬礼,即便是汗流不止,惟恐落于人后。

  同昌公主丧除之后,唐懿宗与郭淑妃对她仍旧悼念不已。为此,伶人李可及还创作了《叹百年舞曲》。演曲时,舞者全都装扮华丽、衣物上全是珍珠及翠玉,就连铺在地上的丝织品也都华美绝伦。一曲演完,珍珠翠玉掉落,覆盖了地面。此曲的曲调与词句均凄婉悱恻,听完之后,让人潸然泣下。为此,唐懿宗还重赏了李可及。关于此事,宰相曹确多次论议劝谏,唐懿宗都未予采纳。

  同昌公主下嫁韦保衡之后,韦保衡的仕途马上通畅无阻。很快,他便成了翰林学士,又拜中书舍人、兵部侍郎,承旨。还不到一年,他便以以本官平章事(官居相职)。

  韦保衡依恃皇恩与权势,对于他平常不喜欢的人,一定会大加排斥。

  韦保衡的贡举师王铎、同门生萧遘二人,平时都鄙薄韦保衡的为人,后来,他们全都被韦保衡摈斥。

  韦保衡在中书任职时,杨收、路岩都对其不加礼待。后来,韦保衡便对借端对他们进行诬罔构陷,并将他们斥逐出朝。

  韦保衡从起居郎官至宰相,用时二年。二年之间,他的位阶到了特进、扶风县开国侯、食邑二千户、集贤殿大学士等。

  同昌公主死后,朝廷对韦保衡的恩赐与礼遇也逐渐淡薄。

  咸通末年,淮、徐之地起了变乱。在唐懿宗死后,那些平常怨恨韦保衡的人,便借机揭发了韦保衡的隐秘之事,最后,韦保衡竟然因为获罪而被赐死。

  乾符五年(公元878年),黄巢之乱爆发。唐僖宗(李儇)仓促逃往四川,同昌公主之母郭淑妃来不及跟从,于是,战乱之中,郭淑妃流落在民间,竟不知所终。

  话说,当日,唐僖宗外逃之后,与郭淑妃同命的后宫妃嫔、皇家公主,还有饿死草野的。

  此次变乱之中,同昌公主的陵墓被盗挖,她的尸骨也被扬弃在野外。

  可叹当日豪华独步,可怜今朝尸骨飘零!

  (全文结束)

  

bbin官网注册 版权所有© www.dongfangchuanbo.com 技术支持:bbin官网注册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