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他与著名中医叶天士齐名,因嫉妒,治好一叶天士放弃的病人

2019-09-26 点击:1708

2019

古代人们开始使用草药来治疗疾病。神农甚至品尝了草药来判断药物的功效和毒性。从《神农本草经》到《唐本草》到《本草纲目》,《中华本草》,他们都记录了中药的宝贵经验,小佛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变成中药黑?当然,从古代神农氏到张仲景,华拓,金元四人,李世珍……这些著名的医生都利用他们学到的知识为人们摆脱疾病。

当然,人有一颗善良的心。同时,著名医生之间的学术纠纷是很正常的。您会看到武术界的专家乔峰和慕容福,慕容福并没有试图到处压制乔锋。我是当天的第一位高手。

中医药重视体裁。就像戏剧世界一样,小佛陀还记得,医学基础班的老师第一次说中医学校有:伤寒,温病学校,火神派,感冒派……直到今天我想给大家。这是关于温氏病学校的两位著名医生之间的关系。

温暖病学派起源于明朝,但实际上是在明末清初被提拔的(这次战争不断,疫情盛行),叶天石是温家宝的领袖疾病学校,与他同时,在同一地区的薛一球也是温疾病学校的负责人。薛一球不是很生气。他经常受苦,因为他和叶天石是同一个人。他一直认为自己可以比叶天石更好地展现自己的医疗技能。当然,叶天石经常想压一端,以便一些患者找到他们去看医生。找薛一秀看病难免会被问到:“在找叶天石看病吗?”如果您要叶天石去看医生,系统会询问您:“薛一超的咨询?”

这两个男子的比赛后来发展成医疗馆的名称。叶天石的医务室的名称是“扫雪”,薛艺的医务室的名称是“扫雪”。真的是消灭了另一面!

一次,薛一瓢终于如愿表现出自己比叶天士“技高一筹”。有两个人打赌看谁吃的寒具多(寒具:冷的油炸食品,可以长期存放,比较早的记载应该是在“桓玄好蓄法书名画,客至,常出而观。客食寒具,油污其画,后遂不设寒具”),少的就算输。一个人吃了70个之后感觉难受,就认输不吃了,另一个人为了显示自己能耐,继续吃,竟然吃了不下100个,不久后这个人就感觉非常不舒服,找叶天士看病。

叶天士看了一下,问了情况后说这个病没得治,自己无为力。病人家属听说后悲伤不已,知道薛一瓢医术也非常高明,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找薛一瓢。

薛一瓢得知叶天士放弃给病人看病,非常高兴:“果如是乎?留此,一试吾技,亦以觇汝家运之穷通,克济与否,尚未可知。(叶天士当真不能治?那我来试一试,我看你们也是贫穷人家,只能试一试,能不能行,我也不知道)”。说完便去熬药。

不一会,薛一瓢端出一碗白色汤药让病人喝了,而后又给了病人一碗黑色的药汤,未几,病人肠鸣厉害,拉肚子,拉完之后就好了,病人和其家属,都称薛一瓢真是大神医。

叶天士知道此事后,告诉身边人说:不是我不会看,只是不想给那个人看(可能叶神医觉得一切都是病人自己作死作的,非要显示个人能耐)。

那,薛一瓢用的是两碗什么汤药呢?病人吃了大量冷的油炸东西导致胃肠充满,想要治好必须要用大量的泻下药,而泻下药必然带来的结果耗损正气,故而在用泻下药的时候需要同时使用补气药,而补气药中最佳的当属独参汤(就一味中药:人参)。小认为,白色的就是独参汤,而黑色的应该是大承气汤(大黄、芒硝、厚朴、枳实四味药材组成)一类方剂。

病人家境贫困,叶天士知道他家用不起人参,才说没得治,而薛一瓢为了显示自己比叶天士强,自己承担了独参汤的费用。

叶天士:叶桂,字天士,江苏吴县人,后人门生搜集他的医案、笔记等,整理成著作《温热论》、《临证指南医案》、《未刻本叶氏医案》等。

薛一瓢:薛雪,字生白,号一瓢,江苏吴县人,著有传世之作《湿热条辨》。

参考资料:《新世说》

上古时期的人们就开始借用草药来治病,神农更是尝遍百草,来判断药物的功效和毒性。从《神农本草经》到《唐本草》再到《本草纲目》、《中华本草》,它们无不记录着我国中医药学的宝贵经验,小佛就搞不懂为什么有人会成为中医黑?当然,从上古神农氏、到张仲景、华佗、金元四大家、李时珍……这些名医们无不利用自己所学,为人们祛除疾病。

当然,人都有好胜之心,同时代名医之间的学术之争是非常正常,你看武林界并称高手的乔峰和慕容复,慕容复不正是处处都想打压乔峰,自己做那天下第一的高手。

中医讲究流派,一如戏曲界,小佛尤记得大一上医学基础课时老师说过中医流派有:伤寒派、温病学派、火神派、寒凉派……而今天要给大家讲的便是温病学派两个名医之间的事。

温病学派起源于明代,而真正被发扬则是在明末清初及其之后之后(这时间,战争不断,疫症盛行),叶天士便是温病学派中的佼佼者,与他同时期同地区的薛一瓢也是温病学派中的佼佼者。薛一瓢气度不大,常常因为自己与叶天士齐名而苦恼,总想着自己能够在人前显示出自己的医术比叶天士更高明,当然叶天士也时常想压过一头,以至于有病人找他们看病,找薛一瓢看病的必然会被问:“找叶天士看过?”找叶天士看病的则会被问:“薛一瓢诊视过?”

后来两人的较劲更是发展到给医堂取名上,叶天士医堂名曰“扫雪”,薛一瓢医堂名曰“扫叶”,真是都是将对方扫除啊!

一次,薛一瓢终于如愿表现出自己比叶天士“技高一筹”。有两个人打赌看谁吃的寒具多(寒具:冷的油炸食品,可以长期存放,比较早的记载应该是在“桓玄好蓄法书名画,客至,常出而观。客食寒具,油污其画,后遂不设寒具”),少的就算输。一个人吃了70个之后感觉难受,就认输不吃了,另一个人为了显示自己能耐,继续吃,竟然吃了不下100个,不久后这个人就感觉非常不舒服,找叶天士看病。

叶天士看了一下,问了情况后说这个病没得治,自己无为力。病人家属听说后悲伤不已,知道薛一瓢医术也非常高明,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找薛一瓢。

薛一瓢得知叶天士放弃给病人看病,非常高兴:“果如是乎?留此,一试吾技,亦以觇汝家运之穷通,克济与否,尚未可知。(叶天士当真不能治?那我来试一试,我看你们也是贫穷人家,只能试一试,能不能行,我也不知道)”。说完便去熬药。

不一会,薛一瓢端出一碗白色汤药让病人喝了,而后又给了病人一碗黑色的药汤,未几,病人肠鸣厉害,拉肚子,拉完之后就好了,病人和其家属,都称薛一瓢真是大神医。

叶天士知道此事后,告诉身边人说:不是我不会看,只是不想给那个人看(可能叶神医觉得一切都是病人自己作死作的,非要显示个人能耐)。

那,薛一瓢用的是两碗什么汤药呢?病人吃了大量冷的油炸东西导致胃肠充满,想要治好必须要用大量的泻下药,而泻下药必然带来的结果耗损正气,故而在用泻下药的时候需要同时使用补气药,而补气药中最佳的当属独参汤(就一味中药:人参)。小认为,白色的就是独参汤,而黑色的应该是大承气汤(大黄、芒硝、厚朴、枳实四味药材组成)一类方剂。

病人家境贫困,叶天士知道他家用不起人参,才说没得治,而薛一瓢为了显示自己比叶天士强,自己承担了独参汤的费用。

叶天士:叶桂,字天士,江苏吴县人,后人门生搜集他的医案、笔记等,整理成著作《温热论》、《临证指南医案》、《未刻本叶氏医案》等。

薛一瓢:薛雪,字生白,号一瓢,江苏吴县人,著有传世之作《湿热条辨》。

参考资料:《新世说》

bbin官网注册 版权所有© www.dongfangchuanbo.com 技术支持:bbin官网注册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