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十年围三塘拉拢洋沙山

2019-11-08 点击:1957

三塘十年画杨莎山

三山公社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填海造地纪实

北仑新闻网

2015年1月15日

图片展示了三山社区的成员围着池塘散步。

图为杨莎山外堂总部旧址。这座建筑的结构至今仍保留着。

本报记者邝晔、实习生邱卓峰、记者胡群倩、张东岩

杨莎岛,海拔69.2米,面积约40公顷。 “涨潮了,水晶盘子里满是绿色蜗牛。退潮时,人们会看到潮水的顶峰。 “这是海堤建成前杨莎山的当地印象。 这个小岛,从荒凉到繁华,就像当地人一样,见证了大海和田野的变迁。

海堤是人工建造的潮汐水坝,也是沿海地区生产和生活的重要屏障。 建造海堤的历史已经有2000多年了。最早的海堤文字记载发现于汉代《水经》年,主要涉及江浙两省。

这幅画展示了杨莎山上三个池塘的全景 (摄于2015年1月10日)

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北仑沿海村镇开始修建海堤,以阻挡潮汐,防止台风,开垦耕地。 其中,三山公社成员“十年围三塘,引杨莎山”的壮举仍为老一辈人所津津乐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经过多年的恢复和重建,唐三的原貌已经很难找到。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镇海水利志》上发现的大多数记录都是简单的记录。 为了了解20世纪60年代“龚宇一山”的具体情况和三山人民的艰苦奋斗,记者去肖春采访了参加海堤建设的老一辈人。

把它从海里带走,回到海里去!为了抵御自然灾害,解决三个山区人民土地多、土地少的问题,三个山区人民决心为了子孙后代的利益从海洋中开垦土地。

1963年农历九月十二日,三山公社遭遇百年不遇的暴雨洪水灾害,降雨量高达760毫米,海水涨潮,造成严重损失。 东头门水库坍塌,八花里大坑等山塘和大门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晚稻和棉花等经济作物也被洪水淹没和摧毁

为了战胜水灾,三山公社动员全体干部群众团结一致,自力更生,努力工作。 当时,镇海县乃至全国掀起了水利工程建设的热潮。三山人民还决心修建各种水利工程,并建立三山公社水利工程建设指挥部。随后,三山大队水利工程建设指挥部也成立了。

"那些被大海带走的人会回到大海!"1964年春,三山公社党委书记郑明远、三山大队党总支书记邵蔡晟等干部提出通过水利工程建设提高抵御自然灾害能力的长远规划,进一步解决三山人多地少的问题,造福子孙后代。 那一年,237名宁波知青在三山公社集体定居。有必要解决增加人口和不增加耕地之间的矛盾,改变甘薯作为主要食物的现状。开发海滨土地和开垦耕地更加紧迫。

当时三山公社有9个生产大队。除三山行政区更名为三山旅外,东澳、辞风、海口三个行政区解散,成立8个旅。 其中,三山大队由凤山、贺寨、岩滩、仙场村组成,共有32个生产队。 由于没有蓄水经验,三山大队决定先选一个作为试点,有实践经验后再扩大蓄水规模。

图为余新贤(前右二)等人拿着项目示意图在羊田塘现场勘察。

余新贤,三山大队水利工程建设指挥部的会计,后来用文字回忆了这段历史。 他应该已经80多岁了,但不幸的是他在2009年去世了。 余新贤的儿子余斌告诉记者,他的父亲一直保持着做会计工作的习惯,喜欢写和整理材料。退休后,他写了一本自己在家生活的回忆录。回忆录中记录的内容大多与被十年包围的三个池塘的故事有关。

余新贤对这段历史的描述也为肖春老一辈人所分享。“他是那一年总部的会计,应该比我们更了解那一年的情况。不幸的是,他不在这里,这段历史很可能会被子孙后代遗忘。” 肖春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邵达夫说

照片显示的是1965年4月羊田塘竣工时余新贤(前)在拖拉机上。

没有围塘经验,我决定先把宁波知青培养成骨干,在羊田塘开展试点项目,拉开了“三山十年围塘”的序幕

据测算,羊沙山岛内侧填海面积达390万平方米,约5000亩。涨潮时大海是辽阔的,退潮时是平坦的。” ”余新贤曾写过这样一段回忆录 当时,三山公社仍然缺乏围绕池塘的经验。经过详细讨论和审议,决定成立一个以三山大队50多名宁波知青为骨干的围塘小组,将他们训练成围塘骨干,为第二个塘的建设做准备。 因此,仙场村以南的一小块区域被选为第一个池塘围垦试点项目的范围。 经过对标、制图、勘测和规划,最终确定第一个池塘的堤长超过900米,净填海面积为113亩。

是1965年绘制的“外唐三”项目计划示意图(与本文中的实际数据有所不同)

1964年夏收后,稻秧池的建设将准备就绪。 三山大队开始从各个生产队抽调劳动力,开展打石、运石和建塘工程。 为了更直观地感受到50年来海堤的变化,记者与当年参与海堤建设的成员一起走过了“羊田塘”。总位置如下:东至仙场村与昆汀交界处的龙头奥西口(紫阳路附近),南至纳差河(今肖春河),西至洋山路,靠近海岸线中心线。现在它似乎是一片长满花草树木的田野,从田野间的小路只能隐约看到海堤堤坝的痕迹。

图片显示的是南朝河(现在的肖春河),宁波知青苗松华在左边,拖拉机手袁秀丽在中间,扔石头的王东岳在右边

“我们现在站的地方是羊田塘堤坝的位置 负责抛石工程的王东岳指着一条从他脚下延伸出来的弧形小路,告诉记者这条路是“长江塘”的堤坝。用于加固堤坝地基的石头被公社成员一个接一个地用肩膀捡起来,所以他印象非常深刻。 王东岳还告诉记者,羊田塘使用的石头是从附近的山上收集和挖掘的,因为羊田塘离山不远,所以用手拉车是没有用的。 今天,这些山看起来仍然像是在那些日子里挖出来的。

海堤的建造只能在退潮时进行。工期紧,质量必须保证。可以说,三山的老一代人不顾酷热和严寒,尽了最大努力修建了海堤。 回顾这些过去的事件,王东岳感到非常自豪。 “毕竟,这是第一个要建的池塘。采石、砌石、造泥和滑动都花了很大力气 “王东岳说,采石是最容易受伤的,人们经常被石头或滑倒在石头上而受伤。

图为苗松华指着“鲁德尔阿富”柯丁率先跳入潮汐关闭唐门的地方(肖春管亥路石民集团厂房旁)

对于在建造第一座海堤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带领三山大队成员建造海堤的海堤负责人柯丁(KeDeDing)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心里很焦虑。 科尔丁以前是三山旅的副营长,后来被公社任命为围塘指挥部的负责人之一。因为他超重,每个人都称他为“幸运舵” 他向池塘周围的旅指挥小组提出:如果没有足够的熟练工人,培训新工人,边工作边学习;当成员们担心时,他的话增强了他们克服困难的信心。 这位老人住在三山岩滩学会,于2012年8月去世。他已经80多岁了。

72岁的苗松华是一名从宁波来肖春插队的知青。退休后,他从宁波回到肖春仙场村居住。他参与了从第一个池塘到最后一个池塘的项目。 “当时我负责称石头,我看到那些穿轮胎鞋上山捡石头的成员。我心里感觉很深。他们中最小的只有十几岁。 ”缪松华说,“从山上下来,力气可以挑300多斤,小力气也可以挑100多斤,整个田阳池塘可以说是由会员挑选的 “

”第一个池塘地势很高。涨潮时海水很浅,没有强风和巨浪。没有必要用船来抛石。 所有用来建造池塘的石头都由成员们一个接一个地搬运。 ”苗松华说,光靠石头是不够的,必须用泥土来填补石头之间的空隙来建造池塘。 三山旅独立建造的田阳池塘以这种方式完成了一堆石头和一堆泥浆。总共花了8个月的时间,雇佣了19,000名工人。

“海堤需要三块石头和七块泥土来建造。 ”87岁的“凤山老人”于新茂补充道 于新茂当年是三山大队的助理会计师,现在住在凤山俱乐部。 不久前,这家报纸刊登了一则广告,要求采访者,所以记者能够联系到他。 在他的书《雪泥鸿爪》中,他写了许多关于三山公社在十年内修建海堤的历史事实。

那么“羊田塘”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呢?

张文南,祖籍霞浦,1961年从镇海县委办公室调到三山公社担任党委宣传委员。后来他被任命为三山公社党委副书记。直到1970年上半年,他才离开三山。 谈到“羊田塘”的由来,他说三山公社其他大队的生产领导来参观第一个已建池塘和第二个待建池塘。看到这么小的一个池塘后,有人提到这个池塘只能用作羊田塘,从此他们就一直使用这个名字。

图为三山公社前党委副书记张文南

回忆那天的情况,苗松华微笑着告诉记者,当他听到张文南对大家说他将来会把杨莎山的海滨带进来时,他插了一句话,说将来会建这么大的池塘,所以现在建的池塘只能用作水稻苗床。 不料张文楠笑着拍板说“是的!现在建造的池塘叫做田阳池塘 ”三个山区公社成员“羊田塘、羊田塘”叫走后

凭借建造第一个池塘的经验,会员们对建造池塘以吸引杨莎山的信心有所增强,建造第二个池塘的计划已经付诸实施。

第一个羊田塘项目的成功让三山大队全体成员感受到集体劳动带来的自豪和满足,也增强了公社其他八个大队的信心。 1965年5月1日,三山公社决定逐步有序地进行第二次艰苦战斗,由各大队共同开垦土地,任命张文南全权负责。 每个大队都选举了代表组成一个由张文南、柯德鼎、赵安康、余新贤和王婉如组成的池塘周围领导小组。他们分别负责调度、施工、会计、材料和工程工作。在原有咸安塘塌陷基础上,实施第二个塘建设方案,最终达到“拉拢杨莎山”的规划愿景

“用原来咸安池塘坍塌的地基作为基础,节省了大量的石头和劳力 这是《雪泥鸿爪》年“凤山老人”俞心茂的记录 当时,第二个池塘被命名为三山新塘,其规划位置大致是从纳潮河到现肖春镇政府附近的区域。 全长3760米,复垦面积3162亩。 “你为什么要叫三山新塘,那是因为咸安塘是三山的一个老塘,建于清光绪年间,然后第二个塘就要建了,所以我们把它命名为三山新塘 于新茂说:“为了巩固池塘的基础,有必要在山上挖根松树来垫塘脚。”。如果以原有咸安塘塌陷的基础为基础,可以挽救大量有根的松树。

“当我被分配到六个村子(咸昌村)时,共有二十八名知青,插队定居,大部分都是由生产队安排去做围塘的 ”苗松华说道 当他知道他要建一个池塘来“拉拢”杨莎山时,他震惊了。 杨莎山有这么大的海面,离仙场还是那么远。如果你想在海上建造一座“长城”,你知道三山的成员有什么好方法吗?

就在苗松华充满疑惑的时候,一个穿着短裤拿着长竿的老人走到他面前,微笑着说他要带他去海边测量池塘的形状。 “这位老人是肖春著名的土壤工程师王婉如,当然也是我的领导 “苗松华说他在城里长大,很少去海边。当他刚去海边测量池塘的形状时,真的很难 “过去海边有很多石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牡蛎壳已经长大。牡蛎壳的肉被挖走后,剩下的壳会附着在石头上。如果你踩在上面,许多洞都会被挖出来。 ”苗松华说道

在测量了池塘的形状后,下一步将挖掘坍塌的咸安池塘的地基。 一位姓蔡的赤脚医生回忆说,在挖池塘的过程中,几乎每天都要用到一瓶红汞。幸运的是,该县派遣了一个医疗小组到三山建立一个临时卫生站来帮助成员检查伤口。晚上,包括他在内的医务人员非常忙。

“涨潮时,撑船抛石,退潮时,挖石填渣 ”王东岳说,抛石成员没有固定的时间开始工作。只要涨潮,这艘船就能出航,并将石头从山上运到池塘里。 “每一块石头都是我们亲手扔下的。每个人手上都有一个厚厚的茧。 ”王东岳说

那么用来抛石的船是从哪里来的?为了在附近“汲取材料”,三山公社以折扣价从用于近海网捕的渔船上购买抛石。 “一共八个,都是捕鱼队 ”张文南说,“围塘是要修建海上长城的,它的难度要乘以陆地 石头船涨潮时利用潮水来运送石头。如果潮水在搬运石头的过程中迅速退去,石匠通常会在池塘的地基上停下船只。退潮后,船只搁浅,他们将翻船,以便所有的石头可以倾倒出来。这节省了大量的能量,也被认为是一个机会主义的举动。 “

扔石头后,池塘的地基基本形成,接着是大量的土方工程。整个公社将近一半的劳动力都来参加,场面非常壮观。 “合理分配各旅在海岸线需要支撑和滑行区域的位置,并依次安排28名跑步者 每个跑步者有170米长,需要32名跑步者。 ”张文南回忆起那天散步的情景,告诉记者,在海滩上散步的人成了一个壮观的景象。

“我们在处理泥浆时经常遇到许多困难。泥深的地方我们做不到。我们将在山上挖有树根的松树来填充池塘的地基。 在洪水季节,泥块经常被海浪冲走,然后在被冲走后继续前进。 王忠良15岁时参加了土方工程,他告诉记者,“你可以整天把脚泡在海里。”。天气热的时候没关系。天气冷时,人们会发抖。" “

苗松华也有深厚的土方工程的艰辛经历。 他回忆说,有一天天气非常冷,每个成员的脚都是红色的,他们很快变得麻木,麻木到踩在地上什么也感觉不到。 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当他从建筑工地回家时,他的鞋子被泥粘住了,我不知道。他赤脚走了50多米。

潮水上涨,石舟繁忙;退潮时,无论白天还是晚上,会员们都很忙。 这样,三山的成员们在寒冷炎热的夏天努力工作了一年零七个月。最后,在1966年12月的一天,从建筑工地传来一个声音:“今天是关闭池塘门的时候了!” “那天,网站挤满了人。所有参与池塘的成员和公社领导都来到了现场。每个人都用两个油袋分享大米。现在回想起来,它真的很美味 ”苗松华说道 对于在三山长大的于新茂来说,新池塘的最大感受是“不再需要每天吃红薯了!”

[1] [2]下一页

-关闭窗口-

bbin官网注册 版权所有© www.dongfangchuanbo.com 技术支持:bbin官网注册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