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dongfangchuanbo.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武祖》最新章节。

晨宁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进阶奥秘骑士所必须的天赋,但是这也无所谓。什么时候位面穿梭者会被天赋这种东西给限制住?位面穿梭者可是世界的‘窃贼’!只要用法则之力进行灌输,天赋什么的,都是浮云!

原本晨宁储备了一些法则之力,就是准备等着克罗弗茨的试炼题目下来之后,直接用法则之力学成的。只不过他还有些心虚,像奥秘骑士这样的强力进阶职业所需要完成的前置条件,估计要消耗不菲的法则之力,他不知道自己储备的到底够不够。不过没关系,如果不够的话,他大可以到其他的位面再去赚就是了。而刚才和林奥的那一场大战,却让他又多了一笔不算多也不算少的法则之力的储

备,这就让他的底气更足了。

两人很快就到了克罗弗茨的办公室外。作为一名实力达到了大法师水准的强者,克罗弗茨在奥罗迪克世界的力量体系之中,已经是圣域级强者了,当然有权力在红月学院拥有自己的一间独立办公室。

两人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之中,没有半点儿预料之外的,克罗弗茨张嘴就是一顿痛骂,把两个从头数落到尾,用词尖酸刻薄的很,除了没有涉及人身攻击之外,各种贬低让人感觉到极度的不爽。还不能还嘴,别说还嘴了,哪怕有一两句的辩解都不可能,如果有的话,那克罗弗茨丝毫不介意将他的大嗓门再多持续一个小时,这谁都扛不住!

克罗弗茨足足把两个人骂了一个小时,这才心满意足。

克罗弗茨似乎也是感觉到有些口渴了,晨宁十分殷切的去接了一杯茶水放在了老头子的桌子上。老头子很满意的看了晨宁一眼,喝了一口茶水之后说道:“行了,你们两个要记住教训,这样的错误不能再犯了,明白了没有?”

看见两人跟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克罗弗茨感觉到自己的‘教育’成果,还不错,就继续说道:“行了,你们两个先走吧。”

晨宁一愣,这就完了?应该有的试炼呢?难道现在克罗弗茨还没有迫切得极度需要学生来继承奥秘骑士的传承?但是就晨宁所知,事实好像不是这样的啊!

林奥如蒙大赦,拉着晨宁赶紧就准备离开。晨宁身不由己,他实在是没有理由留下来,只能被林奥拉着走。

就在晨宁马上要被林奥拉出克罗弗茨的办公室的时候,老头子终于开口了:“爱德华,你留下来一下。”

晨宁高兴的都快要跳起来了,他赶紧沉稳住心思,挣脱了林奥拉着的他的手臂,回到了克罗弗茨的办公室。林奥看着晨宁的背影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他以为克罗弗茨还没有骂够,准备把晨宁留下来再骂一顿。林奥决定跟这个新的朋友一起承受老头子的怒火,只不过看到他的脚步停下来,克罗弗茨立刻就知道了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三言两语直接把林奥给轰了出去。

而现在,在克罗弗茨的办公室之中,就剩下他和老头子两个人了。

老头子喝了一口茶水,一双鹰隼般的眼睛盯住了晨宁。

例行求推荐求打赏求收藏

林奥走后,在克罗弗茨的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晨宁和老头子两个人。

克罗弗茨端起晨宁刚才给他端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茶水,鹰隼般的目光盯在晨宁的身上。

被一个圣域级的强者死死的盯着的感觉,让晨宁感到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那犹如实质般巨大的压力,让晨宁的两腿都忍不住在发抖,他几乎拼尽了全部的意志,才勉强在克罗弗茨的威压之下没有出丑,只是原本就虚弱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

“爱德华……或者别的什么名字的小家伙,我调查过你,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克罗弗茨说的第一句话就让晨宁心里一突,难不成克罗弗茨也有看穿自己来自异位面的真面目?很快,晨宁就冷静了下来,这不太可能,一眼看清灵魂本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托沙,他碰到梅肯大贤者确实是被一眼看穿了,但是梅肯能看得穿却并不代表着克罗弗茨也能做到。梅肯可是托沙世界的位面规则的现实化体现,是领导整个位面对抗地狱入侵的位面领袖,拥有这样的能力并不稀奇。而克罗弗茨不过只是个圣域级的人物,他怎么可能能够做到这一点?

果然,晨宁最大的担心并没有出现,克罗弗茨继续说道:“很奇怪,自从你在东边和普罗米新人的战场上出现之前,我查不到有关你的任何消息。”

晨宁没有继续沉默,他开口解释道:“主要是因为我和我的老师当年都在深山老林里修行,基本上很少会出来。我的老师过世过后,我就又离开了艾弗特……”这是晨宁向来的拿手好戏,他这种说法让人查无可查,但是很显然,这样的说法想让别人相信其实并不容易,晨宁脑子里还在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让克罗弗茨信任自己。

晨宁话还没讲完,就被克罗弗茨给打断了:“好了,我不是联邦第四情报处的,也没想把你的底细全翻出来。现在,我要招收一个核心弟子,我看你的资质不错,有没有兴趣成为我的学生?”

晨宁心中大喜:“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克罗弗茨冷哼一声:“先别急着高兴。”他继续说道,“想要成为我的亲传学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喏,把这些东西拿回去看看,两周之内我需要你掌握这个能力,这也是你的第一项试炼。尽快完成,完成之前不要来烦我!”说完,克罗弗茨挥挥手,就要打发晨宁滚蛋。

看着晨宁从门口走出去,克罗弗茨的目光望着窗外,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他刚才给的晨宁的东西,是一张羊皮纸,上面是克罗弗茨的老师留下来的一些很小的奥秘骑士的窍门,用处不大。但是,想要完成这样的小技巧的运用,那是必须要在武技之中融合奥术的力量,换句话说,没有奥秘骑士的天赋的话,那就不可能掌握这些技巧。就比如克罗弗茨,他不可谓不是天资聪颖,能成为圣域级的强者的人,哪个没有过人的天赋?但是,他却无法完成他老师留下来的技巧中的哪怕最简单的一个,奥秘骑士的天赋,实在太难得了。

他之所以没有去纠结晨宁的背景,其实原因很简单。假如晨宁无法完成他留下来的‘作业’,学不会那些小技巧,就证明了晨宁没有成为奥秘骑士的天资,那晨宁的身份又有什么关系?红月学院里居心叵测的人难道还少了?红月学院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学校,哪怕是战争之中的敌国的学生,只要能够完成学院的入学考试,那就会被录取。进入学院之后不违反校规,那就不会被开除。晨宁没犯什么事儿,克罗弗茨又有什么理由去找他的麻烦?

而如果晨宁真的拥有成为奥秘骑士的天赋的话,那身份就更不是问题了。哪怕晨宁是深渊的恶魔,只要能把克罗弗茨这一脉的奥秘骑士的传承延续下去,那克罗弗茨就不会去多管任何一件事儿——奥秘骑士的传承,已经让克罗弗茨都魔怔了,这是他几十年来灵魂的重担。他曾经以灵魂向他的老师起誓,这一生一定会找到一个传承者,否则一生不踏入传奇,死后灵魂在永恒炼狱中受难百年。这可是魔法誓言,由位面的最高法则监督执行,是必然会实现的。

可是,到了现在,哪怕是作为一名圣域级强者,他的生命也已经走过了一半了,他对于找到拥有奥秘骑士的天赋的人这件事情都快要绝望了,他不肯放弃任何一个可能性,可现实仍然给了他无数的打击。现在对于他来说,奥秘骑士的传承已经成为了一个压在克罗弗茨心里的重担。不仅仅是誓言的约束,他最怕的还是愧对老师,害怕奥秘骑士的传承到他的手里断掉。虽然他也可以像他的老师那样,随便找一个人将奥秘骑士的传承扔下去让他的徒弟再找,但是最好的,还是能够直接找到一个合格的传承者。

不过,克罗弗茨其实没有抱有多少期望。每年红月学院那么多的入学新生,他每年都要抓上十几个人来进行试炼,但是这几十年过去了,他仍然是没有鞥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传承者,晨宁只不过是他又一次在茫然甚至绝望之中投下的一个赌注。

将万千的思绪收了回来,克罗弗茨开始冥想。他可也是一名大法师,冥想当然是每天必须的功课。

在冥想的状态之下,时间的流速快的很。克罗弗茨觉得刚刚过去一小会儿,就听见了他的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克罗弗茨有些恼怒,虽然他的绝大部分战斗力并不表现在魔法,但是魔法仍然是他力量的基础,他对冥想看的还是比较重要的。而在一个大法师冥想的时候来打断他,这可是让人非常不爽的事情。

克罗弗茨精神一动,他的办公室的门就自动打开了。这是一个简单的魔法伎俩,不需要多提,而当他看到晨宁从门口进来的时候,他习惯性的张嘴就破口大骂:

“混蛋,我不是让你没掌握那些技巧之前不要来找我吗?谁让你在不经我允许的情况下打扰我的冥想的?”

挥泪求打赏~

第一时间更新《武祖》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变强从不死开始

一只小精灵

南山剑

红言觅

我在万界做好人

曾经拥有的方向感

前世今生三百年

温和恶魔

妻不如妾

刺刀上的血

机甲狂神系统

猫不觉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