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篱落疏疏月又西196意外

2019-08-06 点击:1466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姜寒云待黄岚选好了款式后,给黄岚量了尺寸,并认真地记录了下来。

  黄岚看向苏子卿时,意外地发现,苏子卿细长的眼睛里有几分忧伤,他看着寒云出神。她拽了一下苏子卿:“子卿,师傅已经帮我量好尺寸了。我们就不打扰师傅了?”

  苏子卿取开了黄岚的手,自顾自地喝水。他看着寒云店里的布置:“师傅,你给她量好了?”

  “嗯。”姜寒云应了一声,她店里又来了顾客。她冲黄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去招呼顾客。

  苏子卿没有理黄岚,他站起来,帮寒云摆弄着衣服的造型。他帮着寒云处理了两件棉衣。

  姜寒云看着苏子卿:“你不做销售真的可惜了。”

  “师傅如果愿意收留我,我可以给你打工。”苏子卿的意思很明确,只要寒云接受自己,他可以抛下所有,只身向她。

  姜寒云笑了笑:“苏董,你竟拿我开玩笑。”她留意到黄岚不是很高兴:“你的身价那么高,我这小店哪里请得起你?”

  苏子卿这会儿完全忽略了黄岚的存在:“师傅只管我吃饭就行!”

  “子卿,别竟开玩笑了。你带黄岚到西安来了,也该带她去各大商场转转!”姜寒云用当师傅的口气说。她注意到,黄岚不开心。

  黄岚趁机挽苏子卿的胳膊:“子卿,我还没有去过开元商城呢,还有大雁塔……”

  下午六点,夜色擎起了万家灯火。姜寒云站在店门口看街上来往的行人,听风掠过枯枝的声音。远处有人吹着竹笛,那一曲《梁祝》听的她心疼。她关了店门,寻声追去,又暗自伤心。如果乔远寒在身边多好。

  第二天早上,姜寒云按苏子卿给她说的地址等范美娟。她知道范美娟八点上班,应该七点半就经过这里。二月底的风还眷恋着冬天的冷,吹在人脸上干巴巴的疼。

  范美娟较平日早来了十分钟。自从孙志刚出事后,单位里的人看她的目光,有些异样但她必须挺下去。她依然化美丽的妆容,穿好看的裙子。

  “阿姨。”姜寒云走到范美娟面前。

  范美娟看是姜寒云,她本来强装的微笑被横眉冷对代替:“你到底是农村人,不懂礼貌!你这样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

  “阿姨,对不起。”姜寒云忙说。

  “你别给我来虚的。你真要觉得对不起,就把远寒替你还债的钱,还给我们。你这么长时间躲债去了,落得个清闲。远寒又是挨打,又是卖房子给你还债。”范美娟瞪着姜寒云。

  “阿姨,我不是有意的。您告诉我远寒在哪里?”姜寒云直接说到了主题,她知道范美娟不喜欢自己。

  “我那个儿子与我素来不合,他在哪里,我怎么知道?”范美娟转身想走。

  “阿姨,远寒是经常和您吵架,但他心里时常是惦记您的。我知道他绝对会来看您的。我求您,告诉我,远寒在哪里?”姜寒云难过的想哭。

  “别说我不知道,就是我知道远寒在哪里,也不会告诉你。自从远寒遇到你,出了多少事?你还想害我儿子?你们既然已经散了,就是天意,你别再害远寒了。”范美娟径自往前走。

  姜寒云追上去,拽住范美娟:“阿姨,我求求您,告诉我远寒在哪里?哪怕我只是见见他,看他一眼也好。”她哀求着,没有骄傲,没有自尊,她只是一个深爱着的女子。

  范美娟不耐烦地甩开姜寒云:“你还看他做什么?你害的他一无所有。我实话告诉你,远寒已经结婚了,他快要当父亲了!如果你爱他,就不要打扰他平静的生活。远寒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现在应该是我求你,别再打扰远寒了。你自己找个人嫁了便是!”

  “远寒结婚了吗?”姜寒云的眼泪一滴滴滚落:“我只想见见他,哪怕不让他看到我。阿姨,我只想知道远寒是否安好?”

  “你也想远寒安好?那就别见他,让他平平安安的,别再摊上你的那些破事!”范美娟冷冰冰地离开。

  姜寒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了店里,她全身酸痛,她想睡下,可她还有几件衣服要做。她便像个机器人似的忙碌,她边做衣服,眼泪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到了黄昏时分,姜寒云实在支撑不住了,她全身滚烫,爬倒在缝纫机上。她这一天水米未尽,她的耳畔一直响着范美娟的话“远寒结婚了,他快要当父亲了”。她便想乔远寒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子?他是不是也很爱那个女子?当月亮升起时,他是不是也会给那个女子吹笛子?他是不是也爱他的妻子入骨?

  姜寒云终于哭出了声:“远寒,这是天意吗?”

  乔远寒这会儿刚关了店门,准备回三府湾。吴师给他打来了电话:“远寒,快到京祥楼这儿来。刘师和人打起来了。”

  乔远寒忙借了别的商户的自行车,他骑着自行车赶到京祥楼前。刘国庆被一群人围着,脑门上流着血,还紧紧地攥着打他的人的衣领。吴师在一旁调停,其他几个人胡乱踢着刘国庆。

  这个时候正好有西安电视台的记者在暗访,康复路乱象。记者站在交易广场门口用摄像机拍摄着。

  乔远寒看那几个人不停地打着刘国庆。他冲上去,一把揪住打刘国庆的人:“我现在不管你们为什么打架,立刻送他去医院。否则我就报警!让警察来处理你们这一群人对一个人的故意伤害!”

  那男人抡起拳头想打乔远寒,乔远寒抓住男人的拳头,抬起腿踢了过去。他看刘国庆头上不停地流着血,急着送刘国庆去医院。

  男人周围的人立刻向乔远寒涌了过来。西安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靠近了他们,旁边有人在拨打110。这一群人看有记者报道,一溜烟似的跑了去。

  现场的记者和新闻直播间的主持人连线:“主持人好。说起康复路,我们西安人都知道,它是西北五省最大的百货批发市场,但它的治安状况着实令我们担忧!下面让大家看一看惊心动魄的一幕!”记者和主持人说完又去采访乔远寒。

  乔远寒以急着送刘国庆去医院拒绝采访。记者便跟踪报道,直到乔远寒和吴师把刘国庆送到了西京医院。确认刘国庆无生命危险,记者才离开。

  乔远寒这会儿才知道,刘国庆和其中一个人为了争着扛活,发生了打斗。

  吴师叹气:“你说,都是下苦的,互相让让不就完了?”

  “他们成群结队拉帮结派,谁敢惹他们?”刘国庆坐在病床上,头上包满了纱布:“远寒,你都买好去广州的火车票了?”

  “我晚两天去,你这个样子需要人照顾。”乔远寒给刘国庆倒着水。刘国庆是寒云的师傅,他把刘国庆也当成自己的师傅。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被放到了西安新闻直播间上。

  姜寒云头痛的不行,她还要给黄岚做婚纱,给李阿姨赶制衣服。她只好到了最近的诊所,医生建议她挂吊瓶退烧。

  姜寒云旁边坐的老人喜欢看新闻,他把电视调到了西安新闻,声音放的很大。

  姜寒云头痛欲裂,她想睡又睡不着。她靠在沙发上,随意地瞥了一眼电视。

  主持人正在连线记者,记者指着他身旁熙熙攘攘的人流:“说起康复路,咱西安人都知道,它是西北五省最大的百货批发市场,但是康复路市场的治安状况堪忧。”

  “我们现在来看一下记者从康复路发回来的报道!”主持人说着。

  电视里放出了刘国庆打架的视频。刘国庆满脸是血。姜寒云愣了一下,紧接着她看到了乔远寒……

  “目前伤者已被送到了西京医院,还好没有生命危险。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加强管理力度,整顿一下康复路的乱象。”主持人说着。

  姜寒云站了起来:“医生,麻烦你帮我拔针,我有急事!”

  “女子,你还发着高烧呢!”医生劝着姜寒云。

  姜寒云忍住疼,她自己拔了针,迅速跑出了诊所。她跑到大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康复路,西京医院!”

  96

  微风轻扬晓月寒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4.7

  2019.08.02 23:37*

  字数 274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姜寒云待黄岚选好了款式后,给黄岚量了尺寸,并认真地记录了下来。

  黄岚看向苏子卿时,意外地发现,苏子卿细长的眼睛里有几分忧伤,他看着寒云出神。她拽了一下苏子卿:“子卿,师傅已经帮我量好尺寸了。我们就不打扰师傅了?”

  苏子卿取开了黄岚的手,自顾自地喝水。他看着寒云店里的布置:“师傅,你给她量好了?”

  “嗯。”姜寒云应了一声,她店里又来了顾客。她冲黄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去招呼顾客。

  苏子卿没有理黄岚,他站起来,帮寒云摆弄着衣服的造型。他帮着寒云处理了两件棉衣。

  姜寒云看着苏子卿:“你不做销售真的可惜了。”

  “师傅如果愿意收留我,我可以给你打工。”苏子卿的意思很明确,只要寒云接受自己,他可以抛下所有,只身向她。

  姜寒云笑了笑:“苏董,你竟拿我开玩笑。”她留意到黄岚不是很高兴:“你的身价那么高,我这小店哪里请得起你?”

  苏子卿这会儿完全忽略了黄岚的存在:“师傅只管我吃饭就行!”

  “子卿,别竟开玩笑了。你带黄岚到西安来了,也该带她去各大商场转转!”姜寒云用当师傅的口气说。她注意到,黄岚不开心。

  黄岚趁机挽苏子卿的胳膊:“子卿,我还没有去过开元商城呢,还有大雁塔……”

  下午六点,夜色擎起了万家灯火。姜寒云站在店门口看街上来往的行人,听风掠过枯枝的声音。远处有人吹着竹笛,那一曲《梁祝》听的她心疼。她关了店门,寻声追去,又暗自伤心。如果乔远寒在身边多好。

  第二天早上,姜寒云按苏子卿给她说的地址等范美娟。她知道范美娟八点上班,应该七点半就经过这里。二月底的风还眷恋着冬天的冷,吹在人脸上干巴巴的疼。

  范美娟较平日早来了十分钟。自从孙志刚出事后,单位里的人看她的目光,有些异样但她必须挺下去。她依然化美丽的妆容,穿好看的裙子。

  “阿姨。”姜寒云走到范美娟面前。

  范美娟看是姜寒云,她本来强装的微笑被横眉冷对代替:“你到底是农村人,不懂礼貌!你这样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

  “阿姨,对不起。”姜寒云忙说。

  “你别给我来虚的。你真要觉得对不起,就把远寒替你还债的钱,还给我们。你这么长时间躲债去了,落得个清闲。远寒又是挨打,又是卖房子给你还债。”范美娟瞪着姜寒云。

  “阿姨,我不是有意的。您告诉我远寒在哪里?”姜寒云直接说到了主题,她知道范美娟不喜欢自己。

  “我那个儿子与我素来不合,他在哪里,我怎么知道?”范美娟转身想走。

  “阿姨,远寒是经常和您吵架,但他心里时常是惦记您的。我知道他绝对会来看您的。我求您,告诉我,远寒在哪里?”姜寒云难过的想哭。

  “别说我不知道,就是我知道远寒在哪里,也不会告诉你。自从远寒遇到你,出了多少事?你还想害我儿子?你们既然已经散了,就是天意,你别再害远寒了。”范美娟径自往前走。

  姜寒云追上去,拽住范美娟:“阿姨,我求求您,告诉我远寒在哪里?哪怕我只是见见他,看他一眼也好。”她哀求着,没有骄傲,没有自尊,她只是一个深爱着的女子。

  范美娟不耐烦地甩开姜寒云:“你还看他做什么?你害的他一无所有。我实话告诉你,远寒已经结婚了,他快要当父亲了!如果你爱他,就不要打扰他平静的生活。远寒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现在应该是我求你,别再打扰远寒了。你自己找个人嫁了便是!”

  “远寒结婚了吗?”姜寒云的眼泪一滴滴滚落:“我只想见见他,哪怕不让他看到我。阿姨,我只想知道远寒是否安好?”

  “你也想远寒安好?那就别见他,让他平平安安的,别再摊上你的那些破事!”范美娟冷冰冰地离开。

  姜寒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了店里,她全身酸痛,她想睡下,可她还有几件衣服要做。她便像个机器人似的忙碌,她边做衣服,眼泪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到了黄昏时分,姜寒云实在支撑不住了,她全身滚烫,爬倒在缝纫机上。她这一天水米未尽,她的耳畔一直响着范美娟的话“远寒结婚了,他快要当父亲了”。她便想乔远寒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子?他是不是也很爱那个女子?当月亮升起时,他是不是也会给那个女子吹笛子?他是不是也爱他的妻子入骨?

  姜寒云终于哭出了声:“远寒,这是天意吗?”

  乔远寒这会儿刚关了店门,准备回三府湾。吴师给他打来了电话:“远寒,快到京祥楼这儿来。刘师和人打起来了。”

  乔远寒忙借了别的商户的自行车,他骑着自行车赶到京祥楼前。刘国庆被一群人围着,脑门上流着血,还紧紧地攥着打他的人的衣领。吴师在一旁调停,其他几个人胡乱踢着刘国庆。

  这个时候正好有西安电视台的记者在暗访,康复路乱象。记者站在交易广场门口用摄像机拍摄着。

  乔远寒看那几个人不停地打着刘国庆。他冲上去,一把揪住打刘国庆的人:“我现在不管你们为什么打架,立刻送他去医院。否则我就报警!让警察来处理你们这一群人对一个人的故意伤害!”

  那男人抡起拳头想打乔远寒,乔远寒抓住男人的拳头,抬起腿踢了过去。他看刘国庆头上不停地流着血,急着送刘国庆去医院。

  男人周围的人立刻向乔远寒涌了过来。西安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靠近了他们,旁边有人在拨打110。这一群人看有记者报道,一溜烟似的跑了去。

  现场的记者和新闻直播间的主持人连线:“主持人好。说起康复路,我们西安人都知道,它是西北五省最大的百货批发市场,但它的治安状况着实令我们担忧!下面让大家看一看惊心动魄的一幕!”记者和主持人说完又去采访乔远寒。

  乔远寒以急着送刘国庆去医院拒绝采访。记者便跟踪报道,直到乔远寒和吴师把刘国庆送到了西京医院。确认刘国庆无生命危险,记者才离开。

  乔远寒这会儿才知道,刘国庆和其中一个人为了争着扛活,发生了打斗。

  吴师叹气:“你说,都是下苦的,互相让让不就完了?”

  “他们成群结队拉帮结派,谁敢惹他们?”刘国庆坐在病床上,头上包满了纱布:“远寒,你都买好去广州的火车票了?”

  “我晚两天去,你这个样子需要人照顾。”乔远寒给刘国庆倒着水。刘国庆是寒云的师傅,他把刘国庆也当成自己的师傅。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被放到了西安新闻直播间上。

  姜寒云头痛的不行,她还要给黄岚做婚纱,给李阿姨赶制衣服。她只好到了最近的诊所,医生建议她挂吊瓶退烧。

  姜寒云旁边坐的老人喜欢看新闻,他把电视调到了西安新闻,声音放的很大。

  姜寒云头痛欲裂,她想睡又睡不着。她靠在沙发上,随意地瞥了一眼电视。

  主持人正在连线记者,记者指着他身旁熙熙攘攘的人流:“说起康复路,咱西安人都知道,它是西北五省最大的百货批发市场,但是康复路市场的治安状况堪忧。”

  “我们现在来看一下记者从康复路发回来的报道!”主持人说着。

  电视里放出了刘国庆打架的视频。刘国庆满脸是血。姜寒云愣了一下,紧接着她看到了乔远寒……

  “目前伤者已被送到了西京医院,还好没有生命危险。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加强管理力度,整顿一下康复路的乱象。”主持人说着。

  姜寒云站了起来:“医生,麻烦你帮我拔针,我有急事!”

  “女子,你还发着高烧呢!”医生劝着姜寒云。

  姜寒云忍住疼,她自己拔了针,迅速跑出了诊所。她跑到大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康复路,西京医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姜寒云待黄岚选好了款式后,给黄岚量了尺寸,并认真地记录了下来。

  黄岚看向苏子卿时,意外地发现,苏子卿细长的眼睛里有几分忧伤,他看着寒云出神。她拽了一下苏子卿:“子卿,师傅已经帮我量好尺寸了。我们就不打扰师傅了?”

  苏子卿取开了黄岚的手,自顾自地喝水。他看着寒云店里的布置:“师傅,你给她量好了?”

  “嗯。”姜寒云应了一声,她店里又来了顾客。她冲黄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去招呼顾客。

  苏子卿没有理黄岚,他站起来,帮寒云摆弄着衣服的造型。他帮着寒云处理了两件棉衣。

  姜寒云看着苏子卿:“你不做销售真的可惜了。”

  “师傅如果愿意收留我,我可以给你打工。”苏子卿的意思很明确,只要寒云接受自己,他可以抛下所有,只身向她。

  姜寒云笑了笑:“苏董,你竟拿我开玩笑。”她留意到黄岚不是很高兴:“你的身价那么高,我这小店哪里请得起你?”

  苏子卿这会儿完全忽略了黄岚的存在:“师傅只管我吃饭就行!”

  “子卿,别竟开玩笑了。你带黄岚到西安来了,也该带她去各大商场转转!”姜寒云用当师傅的口气说。她注意到,黄岚不开心。

  黄岚趁机挽苏子卿的胳膊:“子卿,我还没有去过开元商城呢,还有大雁塔……”

  下午六点,夜色擎起了万家灯火。姜寒云站在店门口看街上来往的行人,听风掠过枯枝的声音。远处有人吹着竹笛,那一曲《梁祝》听的她心疼。她关了店门,寻声追去,又暗自伤心。如果乔远寒在身边多好。

  第二天早上,姜寒云按苏子卿给她说的地址等范美娟。她知道范美娟八点上班,应该七点半就经过这里。二月底的风还眷恋着冬天的冷,吹在人脸上干巴巴的疼。

  范美娟较平日早来了十分钟。自从孙志刚出事后,单位里的人看她的目光,有些异样但她必须挺下去。她依然化美丽的妆容,穿好看的裙子。

  “阿姨。”姜寒云走到范美娟面前。

  范美娟看是姜寒云,她本来强装的微笑被横眉冷对代替:“你到底是农村人,不懂礼貌!你这样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

  “阿姨,对不起。”姜寒云忙说。

  “你别给我来虚的。你真要觉得对不起,就把远寒替你还债的钱,还给我们。你这么长时间躲债去了,落得个清闲。远寒又是挨打,又是卖房子给你还债。”范美娟瞪着姜寒云。

  “阿姨,我不是有意的。您告诉我远寒在哪里?”姜寒云直接说到了主题,她知道范美娟不喜欢自己。

  “我那个儿子与我素来不合,他在哪里,我怎么知道?”范美娟转身想走。

  “阿姨,远寒是经常和您吵架,但他心里时常是惦记您的。我知道他绝对会来看您的。我求您,告诉我,远寒在哪里?”姜寒云难过的想哭。

  “别说我不知道,就是我知道远寒在哪里,也不会告诉你。自从远寒遇到你,出了多少事?你还想害我儿子?你们既然已经散了,就是天意,你别再害远寒了。”范美娟径自往前走。

  姜寒云追上去,拽住范美娟:“阿姨,我求求您,告诉我远寒在哪里?哪怕我只是见见他,看他一眼也好。”她哀求着,没有骄傲,没有自尊,她只是一个深爱着的女子。

  范美娟不耐烦地甩开姜寒云:“你还看他做什么?你害的他一无所有。我实话告诉你,远寒已经结婚了,他快要当父亲了!如果你爱他,就不要打扰他平静的生活。远寒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现在应该是我求你,别再打扰远寒了。你自己找个人嫁了便是!”

  “远寒结婚了吗?”姜寒云的眼泪一滴滴滚落:“我只想见见他,哪怕不让他看到我。阿姨,我只想知道远寒是否安好?”

  “你也想远寒安好?那就别见他,让他平平安安的,别再摊上你的那些破事!”范美娟冷冰冰地离开。

  姜寒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了店里,她全身酸痛,她想睡下,可她还有几件衣服要做。她便像个机器人似的忙碌,她边做衣服,眼泪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到了黄昏时分,姜寒云实在支撑不住了,她全身滚烫,爬倒在缝纫机上。她这一天水米未尽,她的耳畔一直响着范美娟的话“远寒结婚了,他快要当父亲了”。她便想乔远寒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子?他是不是也很爱那个女子?当月亮升起时,他是不是也会给那个女子吹笛子?他是不是也爱他的妻子入骨?

  姜寒云终于哭出了声:“远寒,这是天意吗?”

  乔远寒这会儿刚关了店门,准备回三府湾。吴师给他打来了电话:“远寒,快到京祥楼这儿来。刘师和人打起来了。”

  乔远寒忙借了别的商户的自行车,他骑着自行车赶到京祥楼前。刘国庆被一群人围着,脑门上流着血,还紧紧地攥着打他的人的衣领。吴师在一旁调停,其他几个人胡乱踢着刘国庆。

  这个时候正好有西安电视台的记者在暗访,康复路乱象。记者站在交易广场门口用摄像机拍摄着。

  乔远寒看那几个人不停地打着刘国庆。他冲上去,一把揪住打刘国庆的人:“我现在不管你们为什么打架,立刻送他去医院。否则我就报警!让警察来处理你们这一群人对一个人的故意伤害!”

  那男人抡起拳头想打乔远寒,乔远寒抓住男人的拳头,抬起腿踢了过去。他看刘国庆头上不停地流着血,急着送刘国庆去医院。

  男人周围的人立刻向乔远寒涌了过来。西安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靠近了他们,旁边有人在拨打110。这一群人看有记者报道,一溜烟似的跑了去。

  现场的记者和新闻直播间的主持人连线:“主持人好。说起康复路,我们西安人都知道,它是西北五省最大的百货批发市场,但它的治安状况着实令我们担忧!下面让大家看一看惊心动魄的一幕!”记者和主持人说完又去采访乔远寒。

  乔远寒以急着送刘国庆去医院拒绝采访。记者便跟踪报道,直到乔远寒和吴师把刘国庆送到了西京医院。确认刘国庆无生命危险,记者才离开。

  乔远寒这会儿才知道,刘国庆和其中一个人为了争着扛活,发生了打斗。

  吴师叹气:“你说,都是下苦的,互相让让不就完了?”

  “他们成群结队拉帮结派,谁敢惹他们?”刘国庆坐在病床上,头上包满了纱布:“远寒,你都买好去广州的火车票了?”

  “我晚两天去,你这个样子需要人照顾。”乔远寒给刘国庆倒着水。刘国庆是寒云的师傅,他把刘国庆也当成自己的师傅。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被放到了西安新闻直播间上。

  姜寒云头痛的不行,她还要给黄岚做婚纱,给李阿姨赶制衣服。她只好到了最近的诊所,医生建议她挂吊瓶退烧。

  姜寒云旁边坐的老人喜欢看新闻,他把电视调到了西安新闻,声音放的很大。

  姜寒云头痛欲裂,她想睡又睡不着。她靠在沙发上,随意地瞥了一眼电视。

  主持人正在连线记者,记者指着他身旁熙熙攘攘的人流:“说起康复路,咱西安人都知道,它是西北五省最大的百货批发市场,但是康复路市场的治安状况堪忧。”

  “我们现在来看一下记者从康复路发回来的报道!”主持人说着。

  电视里放出了刘国庆打架的视频。刘国庆满脸是血。姜寒云愣了一下,紧接着她看到了乔远寒……

  “目前伤者已被送到了西京医院,还好没有生命危险。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加强管理力度,整顿一下康复路的乱象。”主持人说着。

  姜寒云站了起来:“医生,麻烦你帮我拔针,我有急事!”

  “女子,你还发着高烧呢!”医生劝着姜寒云。

  姜寒云忍住疼,她自己拔了针,迅速跑出了诊所。她跑到大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康复路,西京医院!”

bbin官网注册 版权所有© www.dongfangchuanbo.com 技术支持:bbin官网注册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