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武侠】清风残月刀(34)月饮思愁

2019-07-27 点击:1332
?

  ? ? 林玉霄独自一人回到了钱庄,对着夜色饮着酒,他知道铁扎答应他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只是现在的他突然感到害怕,因为真相有时并不会以你我所希望的样子出现,然而大多时候真相的面目是极其丑陋与不堪。

  林玉霄陶醉于这种外表华丽内藏恶臭的东西,正因如此,他才如此热衷于真相。

  但是当你无数次揭开人性的面具后,你会产生一种压抑不出的痛苦,莫名的忧伤会如一把磨盘,一只在你的心头磨啊磨,不疼不痒。

  这个时候的林玉霄往往选择一人独饮寒月的方式来排挤内心的情绪,这是他这么多年来慢慢养成的习惯。

  卓云莲今日不知为何,依然迟迟无法入眠,她的心里可能此刻正在想着她的爷爷,想着这些天的遭遇,以及林玉霄,不管如何,她失眠了。

  卓云莲在床上翻来覆去,却依然找不到适合的睡姿。所幸起身,披上了那散发着少女体香的外衣,坐在了桌前,有芊芊玉手捂住紫砂壶的壶把,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随后她慢步走到了窗边,双手推开窗扇,阵阵微风从仲夏的空气中飘了过来,划过她的肌肤,肌肤迎来了一股说不出的凉意,让卓云莲的心情大好,她闭着眼,站在窗前,银色的月光披散在她的容颜之上,她宛若天宫的仙女偷欢于人间。

  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此刻在楼下的庭院内坐着一人,独自品味着月光。

  银色的光芒散在他的面容上,映衬出他格外有型的棱角,深邃的眼眸一直注视着明月,似乎有很多的话要与其倾诉。

  卓云莲呆呆地看着此时的林玉霄,不由得出神,她感慨缘分的神奇,短短地十几日,他们俩之间便共同经历了这么多,从被“扬春七鬼”所伏击,到后来自己被恶人所掳劫,再到林玉霄惊变,一切的一切,就像梦一般,起伏跌宕,但是还好这场梦里有着一位青衣少年,手持黑色短刃,保护着她,守护着她。

  她犹豫了一下,准备披衣下楼,与他共饮月光酒。可是这时一道红色的身影从庭院的阴影里走出,打消了她的念头。

  这人身着锦绣红纱,身材曼妙,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清新脱俗。

  林玉霄自然也是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但他并未回头,而是选择继续凝望星辰,对身后之人说道:“红姑娘大伤初愈,理应多休息才是。”

  红裳先是一愣,而后嘴角微翘,说道:“林大哥,果然是人中龙凤,身怀绝技之辈,我已是步若狸猫,竟然还是被你察觉到了,只是不知道我这般仓促,是否叨扰到林大哥的雅兴?”

  林玉霄依然没有看她,自顾自般的喝了一口酒,对红裳说道:“风欲行,千翠自而为舞,红裳姑娘多虑了,请坐。”

  红裳点了点头,便不再客气,坐在了林玉霄的身旁。

  那少女独有的芬芳再一次萦绕在林玉霄的周围,浓郁而羞涩。

  不等林玉霄说些什么,红裳便主动伸出玉手,将银壶拿起,为自己和林玉霄斟满,抬起酒杯,对他说道:“小女子红裳借此美酒敬林大哥一杯,感谢林大哥的救命之恩。”说完便将美酒一饮而尽。

  “红裳姑娘过奖了,你我本是江湖儿女,若如此等凶险之时,我定会出手相助。”说完林玉霄也端起了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林玉霄刚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红裳便再一次为他斟满美酒,林玉霄看着红裳的殷勤,不知该如何回应,他有意岔开话题,“红裳姑娘,不知伤好之后,有何打算?”

  红裳听了他的话,不由得愣住了,随后眼神变得忧郁了许多,她转头看向明月,表情中充满了迷茫,“林大哥,小女子自幼便随大哥一起生活,在父亲严苛的管教下习武识文,家父总是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兄妹二人可以重建家园,我大哥也将父亲的心愿当作自己毕生的追究,而我打心底里都不愿意实现什么家园的复兴,我只是希望一家人可以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红裳说到伤心处,不由得哽咽了起来,她接着说道:“十年前,我住的村子遭到了歹人的袭击,父亲母亲都因此丧命,而如今我的大哥也离我而去,我真的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何去何从!”泪水一点点湿润了红裳的眼眸,顺着她美丽动人的面庞一点点划落而下。

  林玉霄不由得感叹,这么好的姑娘却要遭受如此的命运,他从自己的怀内,取出手帕,递给了红裳。

  红裳也没有拒绝,点头谢过林玉霄,便擦拭起了眼角。

  红裳等到自己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便抬头看着林玉霄。

  这一眼,倒是把林玉霄看的心里发毛,他似乎读懂了红裳的意思,他此刻心知不妙,正欲开口离开之时,红裳抢险说话了:“林大哥,不知你觉得小女我如何?若您不嫌弃,我愿一辈子侍奉林大哥,做牛做马在所不惜。”

  “红姑娘你这说的哪里话,我只是风餐露宿的江湖散人,何德何能配得上姑娘啊!”

  林玉霄的话,红裳怎能听不出言下之意,她的神色再次变得黯淡了些许,她起身走到月光的温润之下,看着明月,沉默了。

  林玉霄自然是知道自己的此刻尴尬的处境,只是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道倩影,那道倩影填满了他的整个心房,他容不得任何人的分享和共处,此刻的他也不再多语。

  而在不远处,卓云莲看着月下的二人,内心百感交集,竟不由得落下了泪,沉默似乎在三人间蔓延开来……

  第二日清晨,伴随着雄鸡的第一声啼鸣,整个大地都开始慢慢苏醒过来,而红裳姑娘却是不辞而别,只留下了一封书信,要林玉霄亲启。

  林玉霄打开信来,仔细的阅读,上面所写无非是红裳的感激之言和一句江湖再叙。

  他默默的将信烧毁,便去找卓云莲了。

  卓云莲起初看到林玉霄,有意无意间疏远了林玉霄,不由得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但他并未多想,只认为可能是姑娘家家多了几分羞涩。

  正在此时,一位身着蓝褂,脚穿布鞋的中年人从堂外一路小跑的走了进来。只见他满头大汗,行进间还略带几分喘息,估计是一路跑来的。

  他直奔田老而来,在他的耳边低语几句。

  田老听完后,点了头,便对他说:“辛苦了,账房领赏去吧。”

  那人听后,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带着兴奋的笑容,退了下去。

  田老则走到了众人身边说到:“小三爷,您要打听的人找到了,现在他正在王不哭的府上做客。”

  原来自从林玉霄受蛊虫之害后,一直未能与南宫尚相见,曾多番寻找,不见其踪影,内心颇为着急,生怕他出了什么意外。这才拜托田老让其手下在外打听消息。

  现得知南宫尚已经找到了,内心不由得松了口气。不过,随后得知他现在身处王不哭的府邸,眉头又皱了皱。

  “这老小子没事不去百花楼吃酒,跑到王不哭的家里做甚?”张默不解的问道。

  白羽生听完他的话,不由得冷哼一声,“我看未必是南宫兄自己想去,而是有人非要请他去的!”

  “什么?!”随后张默冷静了下来,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赞同白兄的说法,之前我们与王不笑有过一些过节,第二日王不笑便惨死于城墙之上,所以王不哭便认为是我们几人做的。那现在我们该咋么办?”

  “暂时不用太过于担心,毕竟南宫家在这一带势力强大,王不哭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只蝼蚁,那王家对于南宫家自然是忌惮的很。”白羽生胸有成竹地说道。

  “可是也不能让南宫兄继续被软禁于王府,我们要想个办法将他救出来。”林玉霄面色凝重道。

  “要不直接通知南宫家在此地的分坛,让他们亲自出面不就可以了吗?”卓云莲提议道。

  “不可,此处的南宫家属于本家,而南宫兄则是分家弟子,本家与分家本身存在着一些隔阂,别说救了,从中作梗都是有可能的。”白羽生不赞同的说。

  “那怎么办好呢?”

  一旁的田老突然插嘴道:“小三爷,要不老奴我亲自走上一趟,保证将人给安然无恙的带回。”

  这时,前院的下人跑了过来,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

  田老便示意他进来说话,那位下人走了进来,对田老说:“田老,刚才在前店,来了一位孩童,说要亲手将一份信交予小三爷。”

  田老听完后,转头看向林玉霄,此刻林玉霄听到消息后,流露出兴奋地表情,“田老,还要麻烦您将孩童请到后院来。”

  田老听完,点了点头,便对下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便退下了,片刻过后,再见那位下人时,身后紧跟着一个六岁左右的孩童。

  那位孩童跨过门槛,抬头便问:“谁是林玉霄?”

  “在下便是。”

  “哼,你说是就是啊,怎么证明啊。”

  大家被孩童的狂语所逗笑了,张默抢着说:“小屁孩儿,那你说要怎么证明啊。”

  孩童听完张默的话,瞬间来了脾气,整张脸气鼓鼓的,对他吼道:“不准叫我小屁孩儿,哼,想要证明自己是林玉霄,就把暗语说出来。”

  “青山藏大漠,万水入东流。”林玉霄笑着说道。

  孩童听了他的话,努力的回忆着委托人给的暗语,确认无误后,走到了林玉霄面前,从怀里掏出一个竹筒。

  竹筒并无特别之处,只是在其中一头用红蜡封了起来。

  林玉霄接过竹筒后,点了烛灯,将红蜡溶去,从竹筒内取出了一张地图,他将地图平铺在圆桌之上。

  大家都好奇的凑了过来,仔细地观看着这张莫名而至的地图。

  当然,林玉霄并不会感到丝毫的意外,因为这张地图正是他拜托铁扎所制。

  大家看了看地图,然后又抬起头来看向林玉霄。

  只有白羽生在看完地图后,微感惊讶,“林兄,这是沈府的岗哨安置图!”

  大家听到白羽生的话,瞬间由好奇变得惊叹,同时向林玉投去询问的目光。

  林玉霄看了一眼给大家,说道:“现在所有的疑团都已指向沈家,所以我打算去趟沈家走上一走。”

  听到林玉霄这么说,原本赌气的卓云莲不由得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而张默却在此时开口:“要去可以,大家一起。”

  “不妥,我知道张兄是担心在下的安危,可此次行事极为隐秘,若大家一同,恐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南宫兄怎么办?”卓云莲此时提到南宫尚,是希望借此留下林玉霄一起想办法,打消潜入沈府的危险念头。

  林玉霄听完她的话,顿了顿说道“其实南宫兄,我已想好对策,今日我们几人一同前往大刀铁马的地盘,之前我们也算有过几分交情,让他出面,帮我们要人!”

  “可是你怎么能保证大刀铁马会出面帮我们?”

  “哈哈,卓姑娘,你可知晓这王氏兄弟一直于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为对头,听说现在四大家联盟,他两人正愁没有借口来吞并王不哭,若此次要人未果,他俩便可明着与王不哭闹反,但若了交了人,他们俩也算是与南宫家攀上了关系,你说这等只赚不赔的买卖,二人为何不做?”白羽生听完卓云莲的话,微笑的回答道。

  林玉霄听白羽生既然已经替他做了解释,也未再做任何的补充,看这众人笑着说道:“那事不宜迟,我们这边动身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拙言的阿三

  2019.07.24 20:34

  字数 3912

  ? ? 林玉霄独自一人回到了钱庄,对着夜色饮着酒,他知道铁扎答应他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只是现在的他突然感到害怕,因为真相有时并不会以你我所希望的样子出现,然而大多时候真相的面目是极其丑陋与不堪。

  林玉霄陶醉于这种外表华丽内藏恶臭的东西,正因如此,他才如此热衷于真相。

  但是当你无数次揭开人性的面具后,你会产生一种压抑不出的痛苦,莫名的忧伤会如一把磨盘,一只在你的心头磨啊磨,不疼不痒。

  这个时候的林玉霄往往选择一人独饮寒月的方式来排挤内心的情绪,这是他这么多年来慢慢养成的习惯。

  卓云莲今日不知为何,依然迟迟无法入眠,她的心里可能此刻正在想着她的爷爷,想着这些天的遭遇,以及林玉霄,不管如何,她失眠了。

  卓云莲在床上翻来覆去,却依然找不到适合的睡姿。所幸起身,披上了那散发着少女体香的外衣,坐在了桌前,有芊芊玉手捂住紫砂壶的壶把,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随后她慢步走到了窗边,双手推开窗扇,阵阵微风从仲夏的空气中飘了过来,划过她的肌肤,肌肤迎来了一股说不出的凉意,让卓云莲的心情大好,她闭着眼,站在窗前,银色的月光披散在她的容颜之上,她宛若天宫的仙女偷欢于人间。

  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此刻在楼下的庭院内坐着一人,独自品味着月光。

  银色的光芒散在他的面容上,映衬出他格外有型的棱角,深邃的眼眸一直注视着明月,似乎有很多的话要与其倾诉。

  卓云莲呆呆地看着此时的林玉霄,不由得出神,她感慨缘分的神奇,短短地十几日,他们俩之间便共同经历了这么多,从被“扬春七鬼”所伏击,到后来自己被恶人所掳劫,再到林玉霄惊变,一切的一切,就像梦一般,起伏跌宕,但是还好这场梦里有着一位青衣少年,手持黑色短刃,保护着她,守护着她。

  她犹豫了一下,准备披衣下楼,与他共饮月光酒。可是这时一道红色的身影从庭院的阴影里走出,打消了她的念头。

  这人身着锦绣红纱,身材曼妙,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清新脱俗。

  林玉霄自然也是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但他并未回头,而是选择继续凝望星辰,对身后之人说道:“红姑娘大伤初愈,理应多休息才是。”

  红裳先是一愣,而后嘴角微翘,说道:“林大哥,果然是人中龙凤,身怀绝技之辈,我已是步若狸猫,竟然还是被你察觉到了,只是不知道我这般仓促,是否叨扰到林大哥的雅兴?”

  林玉霄依然没有看她,自顾自般的喝了一口酒,对红裳说道:“风欲行,千翠自而为舞,红裳姑娘多虑了,请坐。”

  红裳点了点头,便不再客气,坐在了林玉霄的身旁。

  那少女独有的芬芳再一次萦绕在林玉霄的周围,浓郁而羞涩。

  不等林玉霄说些什么,红裳便主动伸出玉手,将银壶拿起,为自己和林玉霄斟满,抬起酒杯,对他说道:“小女子红裳借此美酒敬林大哥一杯,感谢林大哥的救命之恩。”说完便将美酒一饮而尽。

  “红裳姑娘过奖了,你我本是江湖儿女,若如此等凶险之时,我定会出手相助。”说完林玉霄也端起了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林玉霄刚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红裳便再一次为他斟满美酒,林玉霄看着红裳的殷勤,不知该如何回应,他有意岔开话题,“红裳姑娘,不知伤好之后,有何打算?”

  红裳听了他的话,不由得愣住了,随后眼神变得忧郁了许多,她转头看向明月,表情中充满了迷茫,“林大哥,小女子自幼便随大哥一起生活,在父亲严苛的管教下习武识文,家父总是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兄妹二人可以重建家园,我大哥也将父亲的心愿当作自己毕生的追究,而我打心底里都不愿意实现什么家园的复兴,我只是希望一家人可以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红裳说到伤心处,不由得哽咽了起来,她接着说道:“十年前,我住的村子遭到了歹人的袭击,父亲母亲都因此丧命,而如今我的大哥也离我而去,我真的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何去何从!”泪水一点点湿润了红裳的眼眸,顺着她美丽动人的面庞一点点划落而下。

  林玉霄不由得感叹,这么好的姑娘却要遭受如此的命运,他从自己的怀内,取出手帕,递给了红裳。

  红裳也没有拒绝,点头谢过林玉霄,便擦拭起了眼角。

  红裳等到自己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便抬头看着林玉霄。

  这一眼,倒是把林玉霄看的心里发毛,他似乎读懂了红裳的意思,他此刻心知不妙,正欲开口离开之时,红裳抢险说话了:“林大哥,不知你觉得小女我如何?若您不嫌弃,我愿一辈子侍奉林大哥,做牛做马在所不惜。”

  “红姑娘你这说的哪里话,我只是风餐露宿的江湖散人,何德何能配得上姑娘啊!”

  林玉霄的话,红裳怎能听不出言下之意,她的神色再次变得黯淡了些许,她起身走到月光的温润之下,看着明月,沉默了。

  林玉霄自然是知道自己的此刻尴尬的处境,只是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道倩影,那道倩影填满了他的整个心房,他容不得任何人的分享和共处,此刻的他也不再多语。

  而在不远处,卓云莲看着月下的二人,内心百感交集,竟不由得落下了泪,沉默似乎在三人间蔓延开来……

  第二日清晨,伴随着雄鸡的第一声啼鸣,整个大地都开始慢慢苏醒过来,而红裳姑娘却是不辞而别,只留下了一封书信,要林玉霄亲启。

  林玉霄打开信来,仔细的阅读,上面所写无非是红裳的感激之言和一句江湖再叙。

  他默默的将信烧毁,便去找卓云莲了。

  卓云莲起初看到林玉霄,有意无意间疏远了林玉霄,不由得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但他并未多想,只认为可能是姑娘家家多了几分羞涩。

  正在此时,一位身着蓝褂,脚穿布鞋的中年人从堂外一路小跑的走了进来。只见他满头大汗,行进间还略带几分喘息,估计是一路跑来的。

  他直奔田老而来,在他的耳边低语几句。

  田老听完后,点了头,便对他说:“辛苦了,账房领赏去吧。”

  那人听后,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带着兴奋的笑容,退了下去。

  田老则走到了众人身边说到:“小三爷,您要打听的人找到了,现在他正在王不哭的府上做客。”

  原来自从林玉霄受蛊虫之害后,一直未能与南宫尚相见,曾多番寻找,不见其踪影,内心颇为着急,生怕他出了什么意外。这才拜托田老让其手下在外打听消息。

  现得知南宫尚已经找到了,内心不由得松了口气。不过,随后得知他现在身处王不哭的府邸,眉头又皱了皱。

  “这老小子没事不去百花楼吃酒,跑到王不哭的家里做甚?”张默不解的问道。

  白羽生听完他的话,不由得冷哼一声,“我看未必是南宫兄自己想去,而是有人非要请他去的!”

  “什么?!”随后张默冷静了下来,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赞同白兄的说法,之前我们与王不笑有过一些过节,第二日王不笑便惨死于城墙之上,所以王不哭便认为是我们几人做的。那现在我们该咋么办?”

  “暂时不用太过于担心,毕竟南宫家在这一带势力强大,王不哭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只蝼蚁,那王家对于南宫家自然是忌惮的很。”白羽生胸有成竹地说道。

  “可是也不能让南宫兄继续被软禁于王府,我们要想个办法将他救出来。”林玉霄面色凝重道。

  “要不直接通知南宫家在此地的分坛,让他们亲自出面不就可以了吗?”卓云莲提议道。

  “不可,此处的南宫家属于本家,而南宫兄则是分家弟子,本家与分家本身存在着一些隔阂,别说救了,从中作梗都是有可能的。”白羽生不赞同的说。

  “那怎么办好呢?”

  一旁的田老突然插嘴道:“小三爷,要不老奴我亲自走上一趟,保证将人给安然无恙的带回。”

  这时,前院的下人跑了过来,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

  田老便示意他进来说话,那位下人走了进来,对田老说:“田老,刚才在前店,来了一位孩童,说要亲手将一份信交予小三爷。”

  田老听完后,转头看向林玉霄,此刻林玉霄听到消息后,流露出兴奋地表情,“田老,还要麻烦您将孩童请到后院来。”

  田老听完,点了点头,便对下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便退下了,片刻过后,再见那位下人时,身后紧跟着一个六岁左右的孩童。

  那位孩童跨过门槛,抬头便问:“谁是林玉霄?”

  “在下便是。”

  “哼,你说是就是啊,怎么证明啊。”

  大家被孩童的狂语所逗笑了,张默抢着说:“小屁孩儿,那你说要怎么证明啊。”

  孩童听完张默的话,瞬间来了脾气,整张脸气鼓鼓的,对他吼道:“不准叫我小屁孩儿,哼,想要证明自己是林玉霄,就把暗语说出来。”

  “青山藏大漠,万水入东流。”林玉霄笑着说道。

  孩童听了他的话,努力的回忆着委托人给的暗语,确认无误后,走到了林玉霄面前,从怀里掏出一个竹筒。

  竹筒并无特别之处,只是在其中一头用红蜡封了起来。

  林玉霄接过竹筒后,点了烛灯,将红蜡溶去,从竹筒内取出了一张地图,他将地图平铺在圆桌之上。

  大家都好奇的凑了过来,仔细地观看着这张莫名而至的地图。

  当然,林玉霄并不会感到丝毫的意外,因为这张地图正是他拜托铁扎所制。

  大家看了看地图,然后又抬起头来看向林玉霄。

  只有白羽生在看完地图后,微感惊讶,“林兄,这是沈府的岗哨安置图!”

  大家听到白羽生的话,瞬间由好奇变得惊叹,同时向林玉投去询问的目光。

  林玉霄看了一眼给大家,说道:“现在所有的疑团都已指向沈家,所以我打算去趟沈家走上一走。”

  听到林玉霄这么说,原本赌气的卓云莲不由得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而张默却在此时开口:“要去可以,大家一起。”

  “不妥,我知道张兄是担心在下的安危,可此次行事极为隐秘,若大家一同,恐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南宫兄怎么办?”卓云莲此时提到南宫尚,是希望借此留下林玉霄一起想办法,打消潜入沈府的危险念头。

  林玉霄听完她的话,顿了顿说道“其实南宫兄,我已想好对策,今日我们几人一同前往大刀铁马的地盘,之前我们也算有过几分交情,让他出面,帮我们要人!”

  “可是你怎么能保证大刀铁马会出面帮我们?”

  “哈哈,卓姑娘,你可知晓这王氏兄弟一直于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为对头,听说现在四大家联盟,他两人正愁没有借口来吞并王不哭,若此次要人未果,他俩便可明着与王不哭闹反,但若了交了人,他们俩也算是与南宫家攀上了关系,你说这等只赚不赔的买卖,二人为何不做?”白羽生听完卓云莲的话,微笑的回答道。

  林玉霄听白羽生既然已经替他做了解释,也未再做任何的补充,看这众人笑着说道:“那事不宜迟,我们这边动身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 ? 林玉霄独自一人回到了钱庄,对着夜色饮着酒,他知道铁扎答应他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只是现在的他突然感到害怕,因为真相有时并不会以你我所希望的样子出现,然而大多时候真相的面目是极其丑陋与不堪。

  林玉霄陶醉于这种外表华丽内藏恶臭的东西,正因如此,他才如此热衷于真相。

  但是当你无数次揭开人性的面具后,你会产生一种压抑不出的痛苦,莫名的忧伤会如一把磨盘,一只在你的心头磨啊磨,不疼不痒。

  这个时候的林玉霄往往选择一人独饮寒月的方式来排挤内心的情绪,这是他这么多年来慢慢养成的习惯。

  卓云莲今日不知为何,依然迟迟无法入眠,她的心里可能此刻正在想着她的爷爷,想着这些天的遭遇,以及林玉霄,不管如何,她失眠了。

  卓云莲在床上翻来覆去,却依然找不到适合的睡姿。所幸起身,披上了那散发着少女体香的外衣,坐在了桌前,有芊芊玉手捂住紫砂壶的壶把,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随后她慢步走到了窗边,双手推开窗扇,阵阵微风从仲夏的空气中飘了过来,划过她的肌肤,肌肤迎来了一股说不出的凉意,让卓云莲的心情大好,她闭着眼,站在窗前,银色的月光披散在她的容颜之上,她宛若天宫的仙女偷欢于人间。

  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此刻在楼下的庭院内坐着一人,独自品味着月光。

  银色的光芒散在他的面容上,映衬出他格外有型的棱角,深邃的眼眸一直注视着明月,似乎有很多的话要与其倾诉。

  卓云莲呆呆地看着此时的林玉霄,不由得出神,她感慨缘分的神奇,短短地十几日,他们俩之间便共同经历了这么多,从被“扬春七鬼”所伏击,到后来自己被恶人所掳劫,再到林玉霄惊变,一切的一切,就像梦一般,起伏跌宕,但是还好这场梦里有着一位青衣少年,手持黑色短刃,保护着她,守护着她。

  她犹豫了一下,准备披衣下楼,与他共饮月光酒。可是这时一道红色的身影从庭院的阴影里走出,打消了她的念头。

  这人身着锦绣红纱,身材曼妙,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清新脱俗。

  林玉霄自然也是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但他并未回头,而是选择继续凝望星辰,对身后之人说道:“红姑娘大伤初愈,理应多休息才是。”

  红裳先是一愣,而后嘴角微翘,说道:“林大哥,果然是人中龙凤,身怀绝技之辈,我已是步若狸猫,竟然还是被你察觉到了,只是不知道我这般仓促,是否叨扰到林大哥的雅兴?”

  林玉霄依然没有看她,自顾自般的喝了一口酒,对红裳说道:“风欲行,千翠自而为舞,红裳姑娘多虑了,请坐。”

  红裳点了点头,便不再客气,坐在了林玉霄的身旁。

  那少女独有的芬芳再一次萦绕在林玉霄的周围,浓郁而羞涩。

  不等林玉霄说些什么,红裳便主动伸出玉手,将银壶拿起,为自己和林玉霄斟满,抬起酒杯,对他说道:“小女子红裳借此美酒敬林大哥一杯,感谢林大哥的救命之恩。”说完便将美酒一饮而尽。

  “红裳姑娘过奖了,你我本是江湖儿女,若如此等凶险之时,我定会出手相助。”说完林玉霄也端起了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林玉霄刚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红裳便再一次为他斟满美酒,林玉霄看着红裳的殷勤,不知该如何回应,他有意岔开话题,“红裳姑娘,不知伤好之后,有何打算?”

  红裳听了他的话,不由得愣住了,随后眼神变得忧郁了许多,她转头看向明月,表情中充满了迷茫,“林大哥,小女子自幼便随大哥一起生活,在父亲严苛的管教下习武识文,家父总是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兄妹二人可以重建家园,我大哥也将父亲的心愿当作自己毕生的追究,而我打心底里都不愿意实现什么家园的复兴,我只是希望一家人可以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红裳说到伤心处,不由得哽咽了起来,她接着说道:“十年前,我住的村子遭到了歹人的袭击,父亲母亲都因此丧命,而如今我的大哥也离我而去,我真的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何去何从!”泪水一点点湿润了红裳的眼眸,顺着她美丽动人的面庞一点点划落而下。

  林玉霄不由得感叹,这么好的姑娘却要遭受如此的命运,他从自己的怀内,取出手帕,递给了红裳。

  红裳也没有拒绝,点头谢过林玉霄,便擦拭起了眼角。

  红裳等到自己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便抬头看着林玉霄。

  这一眼,倒是把林玉霄看的心里发毛,他似乎读懂了红裳的意思,他此刻心知不妙,正欲开口离开之时,红裳抢险说话了:“林大哥,不知你觉得小女我如何?若您不嫌弃,我愿一辈子侍奉林大哥,做牛做马在所不惜。”

  “红姑娘你这说的哪里话,我只是风餐露宿的江湖散人,何德何能配得上姑娘啊!”

  林玉霄的话,红裳怎能听不出言下之意,她的神色再次变得黯淡了些许,她起身走到月光的温润之下,看着明月,沉默了。

  林玉霄自然是知道自己的此刻尴尬的处境,只是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道倩影,那道倩影填满了他的整个心房,他容不得任何人的分享和共处,此刻的他也不再多语。

  而在不远处,卓云莲看着月下的二人,内心百感交集,竟不由得落下了泪,沉默似乎在三人间蔓延开来……

  第二日清晨,伴随着雄鸡的第一声啼鸣,整个大地都开始慢慢苏醒过来,而红裳姑娘却是不辞而别,只留下了一封书信,要林玉霄亲启。

  林玉霄打开信来,仔细的阅读,上面所写无非是红裳的感激之言和一句江湖再叙。

  他默默的将信烧毁,便去找卓云莲了。

  卓云莲起初看到林玉霄,有意无意间疏远了林玉霄,不由得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但他并未多想,只认为可能是姑娘家家多了几分羞涩。

  正在此时,一位身着蓝褂,脚穿布鞋的中年人从堂外一路小跑的走了进来。只见他满头大汗,行进间还略带几分喘息,估计是一路跑来的。

  他直奔田老而来,在他的耳边低语几句。

  田老听完后,点了头,便对他说:“辛苦了,账房领赏去吧。”

  那人听后,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带着兴奋的笑容,退了下去。

  田老则走到了众人身边说到:“小三爷,您要打听的人找到了,现在他正在王不哭的府上做客。”

  原来自从林玉霄受蛊虫之害后,一直未能与南宫尚相见,曾多番寻找,不见其踪影,内心颇为着急,生怕他出了什么意外。这才拜托田老让其手下在外打听消息。

  现得知南宫尚已经找到了,内心不由得松了口气。不过,随后得知他现在身处王不哭的府邸,眉头又皱了皱。

  “这老小子没事不去百花楼吃酒,跑到王不哭的家里做甚?”张默不解的问道。

  白羽生听完他的话,不由得冷哼一声,“我看未必是南宫兄自己想去,而是有人非要请他去的!”

  “什么?!”随后张默冷静了下来,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赞同白兄的说法,之前我们与王不笑有过一些过节,第二日王不笑便惨死于城墙之上,所以王不哭便认为是我们几人做的。那现在我们该咋么办?”

  “暂时不用太过于担心,毕竟南宫家在这一带势力强大,王不哭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只蝼蚁,那王家对于南宫家自然是忌惮的很。”白羽生胸有成竹地说道。

  “可是也不能让南宫兄继续被软禁于王府,我们要想个办法将他救出来。”林玉霄面色凝重道。

  “要不直接通知南宫家在此地的分坛,让他们亲自出面不就可以了吗?”卓云莲提议道。

  “不可,此处的南宫家属于本家,而南宫兄则是分家弟子,本家与分家本身存在着一些隔阂,别说救了,从中作梗都是有可能的。”白羽生不赞同的说。

  “那怎么办好呢?”

  一旁的田老突然插嘴道:“小三爷,要不老奴我亲自走上一趟,保证将人给安然无恙的带回。”

  这时,前院的下人跑了过来,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

  田老便示意他进来说话,那位下人走了进来,对田老说:“田老,刚才在前店,来了一位孩童,说要亲手将一份信交予小三爷。”

  田老听完后,转头看向林玉霄,此刻林玉霄听到消息后,流露出兴奋地表情,“田老,还要麻烦您将孩童请到后院来。”

  田老听完,点了点头,便对下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便退下了,片刻过后,再见那位下人时,身后紧跟着一个六岁左右的孩童。

  那位孩童跨过门槛,抬头便问:“谁是林玉霄?”

  “在下便是。”

  “哼,你说是就是啊,怎么证明啊。”

  大家被孩童的狂语所逗笑了,张默抢着说:“小屁孩儿,那你说要怎么证明啊。”

  孩童听完张默的话,瞬间来了脾气,整张脸气鼓鼓的,对他吼道:“不准叫我小屁孩儿,哼,想要证明自己是林玉霄,就把暗语说出来。”

  “青山藏大漠,万水入东流。”林玉霄笑着说道。

  孩童听了他的话,努力的回忆着委托人给的暗语,确认无误后,走到了林玉霄面前,从怀里掏出一个竹筒。

  竹筒并无特别之处,只是在其中一头用红蜡封了起来。

  林玉霄接过竹筒后,点了烛灯,将红蜡溶去,从竹筒内取出了一张地图,他将地图平铺在圆桌之上。

  大家都好奇的凑了过来,仔细地观看着这张莫名而至的地图。

  当然,林玉霄并不会感到丝毫的意外,因为这张地图正是他拜托铁扎所制。

  大家看了看地图,然后又抬起头来看向林玉霄。

  只有白羽生在看完地图后,微感惊讶,“林兄,这是沈府的岗哨安置图!”

  大家听到白羽生的话,瞬间由好奇变得惊叹,同时向林玉投去询问的目光。

  林玉霄看了一眼给大家,说道:“现在所有的疑团都已指向沈家,所以我打算去趟沈家走上一走。”

  听到林玉霄这么说,原本赌气的卓云莲不由得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而张默却在此时开口:“要去可以,大家一起。”

  “不妥,我知道张兄是担心在下的安危,可此次行事极为隐秘,若大家一同,恐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南宫兄怎么办?”卓云莲此时提到南宫尚,是希望借此留下林玉霄一起想办法,打消潜入沈府的危险念头。

  林玉霄听完她的话,顿了顿说道“其实南宫兄,我已想好对策,今日我们几人一同前往大刀铁马的地盘,之前我们也算有过几分交情,让他出面,帮我们要人!”

  “可是你怎么能保证大刀铁马会出面帮我们?”

  “哈哈,卓姑娘,你可知晓这王氏兄弟一直于大刀铁马和飞刀无情为对头,听说现在四大家联盟,他两人正愁没有借口来吞并王不哭,若此次要人未果,他俩便可明着与王不哭闹反,但若了交了人,他们俩也算是与南宫家攀上了关系,你说这等只赚不赔的买卖,二人为何不做?”白羽生听完卓云莲的话,微笑的回答道。

  林玉霄听白羽生既然已经替他做了解释,也未再做任何的补充,看这众人笑着说道:“那事不宜迟,我们这边动身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期归档
bbin官网注册 版权所有© www.dongfangchuanbo.com 技术支持:bbin官网注册 | 网站地图